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叶太太
叶太太
深夜十二时,泥水工人李成昌仍在新界一村屋内为叶太太赶工装修,厨房地上的纸皮石,已铺好了意大利磁砖
了。他洗了手,坐在地上背靠着墙,正在吸烟。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二十五岁少妇像一阵醉人的微风走进厨房内,
将李成昌惊呆了。

叶太太长发披肩,身穿一件水蓝色透明睡衣,睡衣短至肚脐,在灯光下,两只大木瓜奶一览无遗,骄人在男人
面前地挺立着。而他坐在地上,正好从她的露脐装空隙向上望,但见两大团白肉结实地耸立,微微向上翘起,颤巍
巍地跳动看。李成昌已十分冲动了,而他的视线,正对准叶太太的下身,那雪白的大腿使人心跳加速。要命的是她
下身有一条叁角裤,和他眼睛的距离有几尺,他清楚地看见那肥沃的叁角洲和中央神秘的坑道。

「李师傅,还未完工吗?」叶太太声音甜美。李成昌像犯了罪似的,慌张地站起来,由于地方小,肩膊大
力碰了她的胸脯一下,两只豪乳便如受伤的小鹿狂奔,大肉弹跳跃了十几下。叶太太脸一下红了,後退一步,不安
地白了他一眼。李成昌紧张,犯罪感更大,忙向她道歉,再不敢看她,走近厨房盆洗手。

叶太太见他比女人更害羞,便大胆地走近他。正想说话,他却将水喉调至最大,水花四溅,使她的上半身全湿
透了。

「我又闯祸了!」他不安地说,关上水掣,偷看叶太太时,见她正用手抹脸,而她的透明睡衣全湿,两只大木
瓜完全凸现出来,发出醉人的香气!在这夜深人静之中,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有抱她求欢的冲动!

叶太太抹完脸,正好和他四目交投,吓得她脸红如火烧,却不敢骂他,正想离去,忽然一只不知名的小甲虫飞
来,停在叶太太左边胸脯上,她尖叫着抱着他,一对又湿又热又弹力非凡的豪乳紧压在他身上。李成昌马上向她举
旗致敬,刚一冲动,坚硬的阳具正好顶住她的叁角地带,使他快变成禽兽了。

叶太太羞愧地摇动着身体、正好加深了彼此性器官的磨擦,于是她慌张了,挣扎着说∶「放开我!」

到了这地步,还可以放她吗?他骗她说甲虫仍在她身上,叫她闭上眼,等他捉走。

叶太太真的闭上眼不动,李成昌将一只手自她肚下的空隙向上伸,轻摸她两只大奶子,摸得叶太太不时全身农
动,不敢张开眼,而呼吸都变粗了,心跳加速至两倍!

「你做甚麽?为甚麽摸我。」

「甲虫正在你身上,不要动。」

他伸手快速地进入她的内裤一摸,淫水已出,便缩回手,索性拉高她的睡衣,两只弹力十足的大奶子沉甸甸地
抖动着。他用手把玩一只,用口吸吮另一只。叶太太再也忍不住了,呼吸更粗更深,轻咬嘴唇。李成昌便剥下她的
内裤,扶她仰躺地上,他也脱下裤子,躺在地上的叶太太仍闭上眼,一脸醉红,小朱唇抖动着。她的雪白的豪乳向
天怒耸,在她的急速呼吸下起伏不停。而下身赤裸的她,中央坑道已是一片泥泞,并且,她的两只雪白大腿正有节
奏地抖动着,再看她的脸,却变成一阵红一阵白了!她张开了两腿,两手紧握拳头,像做了亏心事似地问∶「那甲
虫呢?」

李成昌不回答,轻压在她身上,一下便将阳具插入她阴道之内,使她大吃一惊,又在意料之中,正想推开他,
但朱唇已被狂吻。

她伸手想打他,却在他用力握豪乳和疯狂她之中,使她两手反而紧抱他,在他背上乱摸,淫叫起来了。而这时,
他也忍不住向她射了精。

李成昌觉醒来,才知是发梦,裤子也湿了一大片。

时间正是深夜十一时。他睡不着,点上一支烟,想起了那个叶太太来。他和她是邻居,一年前她和丈夫一起搬
来,但最近一个月,却不见她丈夫的迹影,而叶太太经常深夜站在村屋门外,好像等丈夫回来。他一时好奇,换好
衣服,走出屋外看个究竟。路上一片死寂,有虫鸣和暗淡的街灯。忽然间,他似乎听见微弱女子的呼救声,这声音


像是叶太太的叫声。他拾起地上一支水管,放轻脚步,听到接近叶太太居处附近的草堆内,有沙沙的声响。他
悄悄走近,看见一个男人将叶太太压在地上,她的衣服已被剥光了,但不敢呼叫,是惊慌地哭泣着。

李成昌一下水喉迩重击在色魔肩膊上,对方惨叫一声,脚踝和膝盖又中了两下。色魔吃惊地爬开,慌张地穿回
裤子。

李成昌捉住色狼,但那男人说并不是想强奸她,而是叶太太引诱他,她拥抱着他叫老公。

「你胡说!」叶太大起来,衣服已破碎、好用手掩住胸脯和下体。但那色魔却逃入草丛消失了。

他护送叶太太入屋,才返回自己家中,直至天亮、才蒙头入睡。

第二天下午,叶太太过来多谢他,又说她厨房里几块砖破了,请他去换上新的。

李成昌买了砖,在晚上到叶太太家中工作,他一边工作,一边问起她文夫的近况,叶太太忧愁地说∶「他已失
踪个多月了!」

「你深夜站在屋外,就等他回来吗?」

她叹息道∶「他不会回来的了。我有好几次见他回来、高兴地上前拥抱他,走近才知是另一个人!有时候,他
突然出现,又消失了!」

他继续工作,叶太太也走了。当他去厕所时,看见叶太太在客厅喝酒,粉脸红如晚霞,真是美若天仙!

他去完厕所,经过厅时,叶太太半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他被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吸引,悄悄走近她,看见
她高耸的胸脯正一起一伏,均匀地呼吸。

忽然间,叶太太张开了眼,讶异地看着他,吓得李成昌转身就走。

「站住!你整个月不回来,现在又想走吗?」叶太太走到他面前,怨恨地凝视他,拉着他的手走入房中,推他
仰躺床上,剥去他的裤子,强行以小嘴吞下他的阳具,大力吸啜。李成昌无法忍受,也动手解了她的衣钮,脱下恤
衫,解了胸口,伸手摸捏她一对丰满的大奶子。

忽然间,叶太太吐出他的肉茎,吃惊地看他,两手掩胸道∶「你是谁?为甚麽在我的床上?」

李成昌吃惊地起来,想起上次那色魔的话,当时他说道∶「是她引诱我,拥抱我,叫我做老公!」他又冲动又
害怕,想上前向她解释,但叶太太已经大叫救命了。若有村民入来,他水洗也不清!他好马上一手抱着她,一手按
住她的嘴。

叶太太咬痛了他的手,又大叫救命!李成昌又惊又怒,大力打了她几下,叶太太失去知觉,被他扶住,放在床
上。

他逃走,但去而复回,认为叶太太醒来一定告发他,便索性剥光了她,压住她一丝不挂的肉身上,吻遍她全身。

叶太太突然醒来,刚想呼叫,已被他用口封住了嘴。她动手打他,两只手却被他捉住。她全力挣扎,一对大豪
乳乱摇,这种景像都男人就好像在火上加油似的。

这时,她刚想咬他的嘴,而他已大力一插,将阳具完全插入她的阴道了!叶太太痛得冷汗直流,全身一震。他
不理,狂吻她。奇怪的是她没再咬他,他放了手,她也不再打他,她的手已软了!于是他狂抽猛插,插得她两只大
奶一子分钟狂跳一百下以上。

叶太太已热情地回吻他,呼叫呻吟了。于是,他大力捉住一对豪乳,向她射了精。事後,叶太太如死人般
一动也不动,也没呼叫,是恶毒而怨恨地看着他,静静地流下眼泪。

李成昌知道闯了祸,急忙穿回衣服逃回家中。他心惊肉跳,等待警察的到来。

果然有拍门声了,他勇敢地开门,却见叶太太一个人。叶太太将李成昌骂得狗血淋头之後,想了很久,说她的
心很乱,暂时不会报警,条件是要他签一张字条,承认强奸过她。李成昌被迫就范,但从此却被她捉住了痛脚,无
法翻身!

他憎恨叶太太,却对她更为迷恋,为了忘记她,他决定在短期内结婚。因为如果结了婚,将来叶太太控告他,
别人也不会相信她的话。他心中早有对象,她是村内二十叁

岁的离婚妇人伍洁冰。本来她颇有姿色,身材亦佳,却有个几岁大骇子,所以没有人追求她,为了生活,伍小
姐去做低微的清洁工作,天天弄得一身污秽,满身汗臭,更不会有人对她动心了。

李成昌先向伍洁冰的儿子入手,常接送他上学放学,又几次带他去吃饭,自然博得她的好感,以及接近她的机
会。有一晚,他去伍小姐家中,她的儿子已入睡,而她刚洗好澡,身穿短裤和背心,乳香四溢,别有一番风昧。无
论身材相貌,绝不会比叶太太逊色。她羞愧地想入房换衣服,却被李成昌拉住,脸一下红了。他跪在地上向她求婚,
说暗恋她已很久了。

伍洁冰大惊失色,说她不舒服,请他离去。她并且走去开门,李成昌小心观察,见她脸一直很红,紧张得手脚
有点震动,黑白分明的眼泛起奇异的柔光。

他决定孤注一掷,关上了门,拥吻她。伍洁冰大力挣扎,但她没有打他,也没有咬他。于是他强行剥去她的背
心,使她半裸,又一手抱起她,看着她两只雪白的大奶子疯狂摇动,他低头吸吮她的乳房,用手脱她的短裤。伍洁
冰挣扎的力度已减低一半,惊惶之色却依旧。她大叫道∶「你想做甚麽,你疯了吗?」

裤子已被剥出,她全裸了。她挣脱了他走入房中。李成昌追上,自己脱去裤子。她後退,跌坐床上,大叫∶「
你给我滚!」

奇怪的是她己不害怕了。他追近时,轻轻一推,她就仰躺在床上,一对大豪乳急速起伏着,说道∶「你再不走,
我大叫的。」

但他温柔地压在她身上,吻她的脸,吻她的嘴,两手摸捏她的乳房。不知为甚麽?

她的两脚竟自动分开了,而她却仍然怒视着他。他用手握住阳具,塞入她的阴道叁分之一,她却惊恐地左右摇
动,在他的力压下,竟将阳具完全插入她阴道内。伍洁冰猛地一震,仍低语道∶「放开我!」

但是,她很快呻吟了,淫笑了,发疯地将两只大奶奶向上挺,将下身向上迎合着。

当他发泄时,她紧抱他不放。

此後两人同居,伍洁冰更搬入李成昌家中,有消息说他们快结婚了。在一天黄昏,李成昌放工回家,经过叶太
太门外,她突然像狮子一样由屋内扑出,拦住去路,充满仇恨和鄙视地说∶「听说你和伍洁冰同居,还要结婚!你
这色魔,害人还不够吗?我不准你再害她,要马上离开她,否则我拿你签的字条去告你强奸我!」

李成昌厌恶地推开她说∶「我再也不受你威胁的了!」

他大步离去,在返回家中时,却担忧她真的去控告他。

晚上,他和伍洁冰做了爱,她疲乏地如死猪般熟睡了,他却在半夜醒来,为叶太太可能控告他强奸而发愁。他
抽着烟,在厅内度步,走遍七百平方尺房子,当他下意识地推开另一间房时,房内竟有灯火,床上睡着个身材惹火
的女人,下身赤裸,似在自慰,她竟是叶太太!她何时潜入的?他在做梦吗?

李成昌定定神,走近一脸醉红的叶太太面前质问道∶「你来干甚麽?」

叶太太凝视他,两颊泛起淫光,兴奋地说∶「老公,你终于回来了!」

她起来,将恤衫大力一脱,两只大豪乳如火山爆发一样在跳跃中狂舞,使他的阳具坚硬起来。

叶太太走近他,李成昌却避开,怕是她的阴谋,但如此天生尤物自动献身,他又怎能抗拒呢?他的裤子被脱去
了,她跪在地上用口吸吮他的阳具,使他无法忍受,抱起她放在床上,压到她身上,正想插她,叶太太却又突然尖
叫道∶「我为甚麽在这里,你这色魔,又想强奸我吗?滚!」

她全力挣扎。

「叶太太,不要再做戏了,你入我家中,根本早知是我,你要我签那字条,是禁止我搞第二个女人,我快和洁
冰结婚,你又利用字条逼我离开她,你已爱上我了!」

「你胡说!你这坏人、色狼,我不会放过你的!」叶太太一下翻身,反坐在他的肚

子上,两只手不停打他。她的两只大豪乳,也随即跳动起来,在跳动中充满弹力。

李成昌两手大力握住她两只大奶,说道∶「你丈夫已不会回来了,你缺乏安全感,需要我的保护,而且,你长
时间没有男人,已无法忍受了,哈哈!」

叶太太愤怒而切齿地说∶「我要杀死你这色魔!」但他大力握着她的豪乳,使她惨叫。他放了手,叉住她的腰
向上提,移近他的下身,大力一顿,利用她的重量下坐,果然使那无坚不摧的阳具大力插入她阴道之内!

叶太太大吃一惊,更愤怒地疯狂挣扎,大叫要杀死他。她全身大汗,汗水沿着脸庞流向乳房,在肉球的狂跳下
汗水溅在他身上。她心跳已加速,呼吸也粗大了,高潮也要来临,那是她的狂动使阳具强力磨擦了她的阴核而产生
了快感!事实上,叶太太的确爱上了李成昌。一个女人的心事被人揭穿,由本来受奸的淑妇变成一个引诱男人的淫
妇,这羞耻心叫她如何承受,所以,虽然高潮快到,却被她强烈的仇恨压住了,她真有自杀的冲动,有杀死他的冲
动!

当叶太太一对淫光闪闪的眼突然泛起杀机时,李成昌说∶「叶太太,我很爱你,不能忘记你!但你有丈夫,我
唯有和另一个女人结婚,才可以忘记你!为了你,我甚麽也愿做的。」

叶太太的杀机突然消失,又感动又兴奋地问∶「你真的很爱我吗?」

他未及回答,叶太太已狂动,两人都高潮来临了。她发软伏在他身上,豪乳压在他的胸膛,两个人互相狂吻,
彼此脸上的汗水互相渗透。

他射精了,她也像鱼反肚前的净扎,彼此快乐得要死!但是,伍洁冰已进来了,还有叶太太失踪的丈夫,这四
角关系如何解决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