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幻想之武侠爽文 古墓龙女之师徒练春功
杨过全以为日后美事连连,岂料两年过去,他的种种妙法无一有用。原来,小龙女将他关在一间大屋子里,在
外面给他讲一些精法妙意,传他武功,他也是干急没用。从那日起,小龙女将古墓派的内功心法,拳法掌法,兵刃
暗器,一项项的传授。如此一来,杨过已尽得所传,进境奇速,只功力尚浅而已。小龙女年纪渐长,越来越是出落
得清丽绝伦。但小龙女冷冰冰的性儿仍与往时无异,对他不苟言笑,神色冷漠,似没半点亲人情份。杨过深以为意,
心忖:如此下去,我的小弟弟岂不是被憋坏了,我得想个法子出去。但古墓深深,不知其路通向何方,若是乱闯只
有死路一条。这些日子以来,杨过虽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实际上心里着实急得要命。

这一日,杨过正唉声叹气,房门忽被打开,却是小龙女俏立门外,杨过不禁大喜过望,叫道:「姑姑,可放我
出去吗?」小龙女寒着脸不答,只是转头默默前行。杨过不知是福是祸,心下不安,也只好跟在后面。小龙女七拐
八拐,走进了一间密室,杨过进去一看,嗬,这可真是别有洞天啊!室内暖如三春,轻纱绿毯,更妙的是还有红烛
粉床,立刻禁不住叫道:「啊,姑姑,这里是你的闰房吗?」小龙女也不转身,淡淡道:「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
师父说等我十八岁时,她自会带我来,可惜,她不在了。」杨过心道:姑姑的师父到是很古怪的。定眼一瞧四周,
呀的一声叫了出来,原来,墙上有许多春画,笔法流畅,栩栩如生。小龙女不悦道:「你喊什么?」杨过指着画,
结结巴巴的道:「姑姑,怎么会有这些啊?」小龙女却出奇的镇定,道:「那就是本门的不世神功——玉女心经,
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和我一同修炼我门的最高武学。」杨过闻听差点没乐晕过去,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
来费功夫!姑姑啊,大美人,我这回要好好玩玩你了!

原来,小龙女这一门,乃是走男女交欢,修习无上内力的路子。小龙女自幼在此,但却全然不知,只是师父临
死时,令她十六岁时寻一男子,十八岁入春梦阁,便长辞人间。这才有小龙女东海驱鳄,救下黄蓉一干人等。

杨过见小龙女眼中含着眼泪,轻咬着嘴唇,缓缓的将一件雪白的衣裳一件件的脱下。真是我见犹怜,楚楚动人,
让人都忘记了她平常是如何的冷若冰霜。雪白的外衣缓缓落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珠圆玉润的双肩,既不是瘦
可见骨,也不是脂厚肉丰,就是那么恰到好处。外衣褪下之後,只剩一件雪白的亵衣,紧紧裹着小龙女凹凸有致的
身段,乳尖部位尚可看见微凸的乳头。杨过的大鸡巴渐渐地硬了起来。

小龙女动作虽慢,但终究有脱完的时候。最后杨过终于见到了小龙女全裸的玉体。且不说别的,就说那对双乳
吧,浑圆丰润,而且有着少女特有的坚挺,乳尖上翘,微微发亮,乳晕是淡淡的粉红色,似乎散发着令人晕炫的光
辉。小腹平整,阴户上长着些许细密而黑的阴毛,都向着中间生长,就像是在指引杨过的小弟弟桃园洞口的宝穴所
在。

小龙女虽自称是杨过的师父,但终究是含苞待放的少女。她见杨过眼光一直在自己身上飘移,便害羞的举起双
手,一手遮双乳,一手遮阴户。杨过靠上前来,忽然闻到一股特殊的香气,幽幽淡淡的,似麝香而非麝香,似薰香
而又不是薰香。小龙女将身体挪上床面躺了下来,这一动香味更浓,杨过这才知道原来是小龙女身上的处子之香。

杨过抬头看看小龙女,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小龙女,一副清秀的瓜子脸有着一对细长而密的眉毛,
大大的眼睛,还含着刚才哭的时候未掉落的泪珠,小小的鼻子,下边接着小小的双唇,双唇虽小却是丰厚,透着红
润的光泽。小龙女见杨过如此看她,害羞的闭上眼睛,眼角泪珠液出,就要在她粉嫩的脸上划下一道泪痕。杨过心
道:看她平日凶霸霸的,原来还有如此小女儿神态。见状头一低,嘴巴便亲小龙女的眼睛,将欲滴的泪珠舔食入肚。
小龙女更不敢张开眼了,脸在瞬间变得如扑满胭脂般的艳红,杨过心中暗笑∶原来你也会害羞呀!

杨过已经开始用手爱抚小龙女全身,头埋在小龙女双股之间,一面吸闻小龙女的处子馨香,一面用他柔轫的舌
头舔弄小龙女的阴核。

「嗯——啊——」小龙女敏感的轻哼,忠实的反应着杨过的挑逗。

杨过的小弟弟不经挑逗,自己已经自动自发的整装待发了,扶着小弟弟,对准已经流水潺潺的桃园洞口,缓缓
的送进去,才送入一点点,只在洞口探了探头,便遇到了阻碍,那一层薄薄的门槛守卫,为她神圣的生命神殿,做
最后的一点抵御,抵挡这如猛兽般的巨枪进入。不过,螳臂终究是无法挡车的,那一点微薄的力量,又怎能挡住这
庞然巨兽的攻击呢,杨过微一用力,跨下的巨枪已经滑过溃败的守卫,进到生命起源的殿堂。

小龙女疼得皱起眉头,双手在杨过背后抓下十道血痕。杨过了解小龙女所受的苦,跟这十道血痕相比,直是天
差地远。因此他一声不哼的,继续缓缓的抽送。

渐渐的,小龙女的眉头松开了,十指也不再抠着杨过的背,虽然仍有一丝丝的痛,但小龙女已经渐渐可以感受
到交合的欢愉。那一丝痛楚,反而让她更能细细比较体会出那一点珍贵的舒畅快感。小龙女的阴户更加的充血了,
杨过的小弟弟被小龙女的紧紧的肉穴夹挤着。杨过发觉小龙女的密穴中,有着比黄蓉更多的细肉褶子,在每次阴茎
一进一出的时候,微微的刮骚着。

杨过更用心的刺激小龙女,更细心观察小龙女的每个眼神,每个表情,捕捉任何一个可以令小龙女醉心的刺激。
小龙女一面要忽略破瓜之痛一面还要在人生第一次的高潮中保持一点清醒,她很勉强的运着功。终于,在杨过的细
心照料,温柔的激发下,泄出她的第一次阴精。

杨过再次进攻,尚未消退的小龙女在杨过一次次的抽插时,反应给杨过的是一次次的收缩,紧紧的束着杨过的
阴茎,这美女真有不同常人地方,杨过再也忍不住了,将那股蓄满真气的阳精,随同小龙女的每次收缩,一次次的
射入小龙女的阴穴。

「啊-啊-啊-」每次杨过的阳精射入,小龙女便也发出一声快乐的呼唤,杨过减缓攻势,让小龙女稍微恢复
一下,好将刚才的阳精中的真气练化吸收,然后趁着还未消退前,再次进击。小龙女再次攀上云层顶端,满心欢喜
的泄出最最富含真气的阴精。

在经历过人生的第一次后的小龙女脸色红润,更见柔媚,娇喘连连,吐气如兰。仍在小穴中的杨过的小弟弟,
只有稍稍疲软一点,不久便再次膨胀起来。

杨过当然想再干一次,小龙女又将刚披上的衣服慢慢的脱去,她一身绝美身躯也一点一点展露出来,小龙女又
将发髻打开,乌黑的头发就像飞瀑般散落开来,直垂到腰际将刚刚才露出的双峰又贴上黑雾,杨过忍不住要伸手去
拨开黑雾,小龙女却双手抱胸护住,不给杨过得逞。杨过也不勉强,因为在这样的美女面前,任何粗鲁的言行都是
不可原谅的。杨过将目光往下移,来到了密林之处,只见黑而亮的阴毛疏落有致的散布在下腹部在隐约之中仍可见
到那一道溪谷。杨过忍不住将嘴凑上去亲吻着小龙女的秘肉,轻轻的,温柔的,带一点朝圣的心轻吻着。

杨过正沉醉於小龙女的双股之间时,鼻尖又钻进一丝幽静清香,淡淡的,柔腻的,清心的香味。杨过又仔细的
闻了闻,发现这香味来自小龙女的淫液,杨过用舌头舔起泛出的淫液,舌尖传来一点硷味,可是鼻腔却更充满了那
特殊的香味。由小龙女淫液犯流的情形,任谁都知道她已经动情了。杨过当然也知道,不过杨过却没有停下来的意
思,继续用他的舌头舔着小龙女的秘核,卷食小龙女所泌出的淫液,享受着兰花般的香味。

此时的小龙女已不只是动情而已了,渐渐的她也慢慢的攀向她人生的第一次高峰。她羞涩而不安的遵循着她天
生的本能,扭动着身躯,喉咙也发出被压抑的呻吟声。

于是杨过令小龙女面向下俯伏,屁股高垫,头部向下,他跪在她的股后,双手抱扶于小龙女腰部,由后方插入
小龙女的小穴。杨过在小龙女背后,饱览小龙女的圆肩,润背,细腰,丰臀,原来小龙女的背面也是如此诱人。

由于需要用两手支撑身体,因此杨过的双手可以尽情抚摸小龙女玉乳,扣握细腰,抚擦阴核,在抽送进退之际,
可以紧搂纤腰,狠力抽送,直达最底部。小龙女本能的摇摆臀部配合杨过的运动,使得阴道左右能受到更大的刺激,
再加上杨过快速的运动下,小龙女也迅速的泄出阴精,让杨过吸取练功。运功中的杨过将动作减缓下来,小龙女却
频频摇动臀部,玩弄着杨过的跨下灵兽。杨过很快的运行完毕,导引回到下阴,便配合起小龙女又再度加快抽插速
度。由于杨过的小弟弟此时充满了真气,因此似乎更见膨胀,两人都感到比先前更强烈的摩擦,伞缘在这样的刺激
下,传来如触电般的快感,令杨过再也把持不住,将这股阳精射入花丛的最深处,滋养这久旱的花丛。

杨过初操小龙女,体味到了她与黄蓉不同的妙处。加之他二人乃修的是双修之功,几次性交下来,杨过自感跨
下神枪更是威猛无比。他每次与小龙女相见,都极力贴近她的丰胸妙体,将跨下硬邦邦的大鸡巴在小龙女的屁股和
大腿上顶来顶去,乞求欢爱。小龙女虽也尝到操穴的美感,但她还毕竟谨循师命,只是在月圆之夜,才裸体相对。
那杨过既得美人,又不能日日快活,直急得抓耳挠腮。于是乎,满月之时,便成了他生活中的重大节日。

却说这古墓地处终南山深处,这山上乃是全真教的道观所在。这日,教中弟子尹志平闲来无事,在山中游荡。
眼见一处险峰林立,景色之秀美,到是从未见过,激发了性情,便施展轻功,攀上顶峰。这顶峰之上果然又是一片
天地,尹志平环顾四周,大呼过瘾。抬眼处,前面竟有一条飞瀑,水泻如银,煞是壮美,便将过去。他拨开枝叶,
正待细品,忽地不由低呼了一声。原来,那飞瀑之下,湖水之中,竟俏立一位清丽绝伦的白衣女子。尹志平生平所
见的女子可谓不少,但如此惊艳之色,可从未目睹。心中暗忖:此女莫不就是师父们所说的古墓异人小龙女!待他
再定眼看时,又是一呆,只见那女子轻解罗衫,抛至石岩之上,一身洁白如玉,妙乳圆臀,真是世中少有尤物。尹
志平呆呆发愣,只觉跨下的大鸡巴充血膨胀,立时要爆炸一般。这时,湖中竟又多了一个男子。他不过十七八岁,
生得高大英俊。只见他脱去衣服,挺着尹志平自叹弗如的粗大鸡巴,慢慢划到白衣女子背后,轻轻抱住她的身子,
将那根坚停的肉棍从白衣女子的屁股下插入,两只大手放在她的美乳上轻揉。女子仰头静静的享受着大鸡巴深入小
穴的快感,一手反扳男子的屁股,一手扶在石壁上,姿势竟是美极。

这一男一女正是杨过和小龙女。杨过感受着小龙女光滑如锻的皮肤,用心的抽插着她丰满的小穴,不挺的亲吻
着小龙女的耳垂。当小龙女攀上第一次高峰后,她转身扳着杨过的肩膀,低声道:「过儿,我们的修行已经圆满。
以后只要你喜欢,姑姑就——」杨过喜欢煞了她的娇人神态,吃吃笑道:「你怎地?」小龙女脸儿一红,蚊声道:
「姑姑就让你操——」她本绝世纯女,完全不知这等粗俗之言,只是杨过平日对她耳熏目染,这空欢喜之时竟说出
来。杨过大受刺激,捧着小龙女的腰身道:「姑姑,我还要操你!」而又拱开小龙女低垂的粉脸,低声道:「姑姑,
我想操你的屁眼儿——」小龙女没想到杨过会提出这样的玩法,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杨过早已将她翻过身去,让她
两手扶住石岩,翘起屁股。杨过用力抱住小龙女的纤腰,瞪大眼睛,欣赏着她轻轻扭动的屁股。仔细看时,在黑黑
的耻毛附近,溢出的蜜汁的阴唇完全浮显,扭动屁股时,散发出无比芳香的气息使杨过的肉棒更为勃起,紧靠在他
的肚皮上。杨过伸手摸摸小龙女两半雪白屁股间那褐红色的肉缝,「啊!」小龙女的屁股忍不住更用力扭动,呼吸
有点急促,意想不到的强烈刺激,冲向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杨过看着暴露出来而微微泛光的屁眼,举起了引以为
荣的巨炮,戏道:「姑姑,不要怕,不会很痛的!」杨过用手握住肉棒,把龟头对正屁股沟,然后慢慢上下摩擦。
「啊——」小龙女的屁股竟有些颤抖,长发轻轻的抖动。杨过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肉棒,顶在小龙女的屁眼
儿上。「啊!不要!」小龙女毕竟初次被操肛门,心中多少都有点恐惧,她想逃避,可是杨过从背后将她用力抱住,
好像要享受插入快感般的慢慢向前挺进,巨大的龟头推开紧紧合壁的肉门进入里面。「哦!」疼痛使小龙女哼了一
声咬紧了牙关,简直像巨大木塞强迫打入了肛门。「姑姑,太大了吗?不过你马上会习惯的。」杨过早已被插入小
龙女屁眼儿那种奇妙的感觉所迷醉,他像胜利者一样,说完就更用力刺入。「唔——」肉棒深入的冲击,小龙女忍
不住仰起头。「痛吗?姑姑,还有一些就全进去了。」「啊——怎麽可能——难道过儿的鸡巴只插进一半吗?」小
龙女在痛苦中感到惊讶,但就在这时候,她知道那是事实,因为肉棒比刚才更深入。「唔——」肛门里充满压迫感,
那种感觉直逼喉头。眼睛都不能眨一下,小龙女张开嘴,身体大理石一样停在那里不能动。「姑姑,还没有正式开
始啊——」杨过的话使小龙女深深后悔,早知操屁眼如此痛苦,怎能轻易就顺从他呢。粗大的肉棒前后活动时,柔
软的肉壁缠在上面,随着肉棒的进出翻起或陷入,每一次,小龙女都深深叹息,强烈的冲击感,使她屁股感觉到快
要裂开的样子。「姑姑,马上就会觉得舒服了。」杨过开始发挥经过百战的技巧,在浅处充份摇动后,突然深入到
底。就在这样静止几秒钟以后,慢慢向外抽出。同时,粗大的手指在小龙女最敏感的阴核上带有节奏强弱的揉搓,
每一次都使小龙女像木偶一样的扭动屁股。发觉龟头碰到屁眼深处,小龙女不由得发出那美妙的哼声使杨过一面抽
插,一面从前面抓住她的乳房。「啊——」小龙女好像受到电击,发出哼声的同时,身体像波浪一样不停地起伏。
「啊——过儿,饶了我吧!」小龙女拼命咬紧牙关,抵抗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可是当背后有巨大肉棒猛烈刺入时,
咬紧的牙关也不由得松开,渐渐产生昏迷的感觉。「嘿嘿嘿,姑姑,你的屁眼开始夹紧了。」杨过双手抱住小龙女
纤细的腰身,肉棒进出的速度逐渐高高举起雪白的屁股,小龙女光滑的肚子向波浪样起伏,屁眼每当被深深插入时,
就发出醉人的哼声,皱起美丽的眉头。雄伟的肉棒,在小龙女的屁眼里猛烈进出。几乎无法呼吸的痛苦和强烈的快
感混在一起,小龙女被带到了从没有经验过的性感高峰。「嘿嘿,姑姑,你要泄出来了吧!」杨过的肚皮打在小龙
女丰满的屁股上,发出奇妙的声音,他额头上满是汗珠,开始进入最后冲击。「啊,过儿,好痛!」「来了!」杨
过淫邪的大吼一声,龟头深深进入到屁眼。「啊——」「哎哟——啊——」小龙女发莺啼燕啭,全身开始颤抖,眼
睛里像是有闪光爆炸,全身被陌生的性感高潮吞没。杨过在这个时候,仍旧不停的抽插。很快被送上第二次的高潮
绝顶,小龙女觉得全身好像要破碎般似的。「嘿嘿,姑姑,再泄出来一次吧!」在杨过猛烈的冲击下,小龙女进入
第三次高潮。「要死了——」在连续的高潮中,小龙女不顾一切的发出哭声。杨过从肉棒感受到屁眼连续达到高潮
的痉挛,这时才将精液射入小龙女的肛门里。「姑姑,以后,你是我的女人了。你要记住除了我,别的男人都不可
以操你。如果你做了,那你就不会再是个好女人,也没有人再会爱你!」杨过拔出沾满蜜汁的肉棒时,小龙女软绵
绵的倒在石岩上。在快乐的馀韵中,偶尔身体颤抖几下,小龙女默默的将杨过的话记在心头。

杨过披上衣服,在小龙女的小嘴上亲了一口,微笑道:「姑姑,你且休息,我去峰上给你采一些山果来。」言
讫,双脚在水面上一绞,飞遁而去。小龙女激情余荡,体力尽透,躺在石岩上竟睡了过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