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成人系列(黛儿篇)
淡淡的月光下,少女一身淡绿,在青翠柳树的衬托下,更是清雅动人,微风拂过,吹动少女垂腰青丝,小蛮腰之上的一条紫色衣带,牵绕出少女曼妙的身姿。

少女年龄不过十八岁左右,堪称人间绝色,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

更是蕴含着淡淡的妩媚,清纯与妩媚,矛盾的集合,让得她别具诱惑!

特别是那对遮掩在淡绿衣衫之下,略微挺翘,已经开始发育的玲珑的小胸脯,虽然青涩,可却已初具规模,别有一番青涩果子的诱惑。

在少女那不堪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处,一条淡紫衣带,将那曼妙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柳席贪婪炽热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少女的纤腰,心头暗自想到,若是能将这等小蛮腰搂进怀中,那会是何种享受?若是... ...

柳席想着想着竟然是兴奋得连呼吸都是变得急促起来。炽热的望着不远处那亭亭玉立的青春少女,柳席的手掌因为激动,有着轻微的颤抖,面前的清雅少女与他以前所玩过的女子完全不同,那犹如青莲般脱俗的气质,简直让得爱女如命的柳席恨不得马上将之夺入手中。狠狠的压在身下蹂躏奸淫一番!

柳席慢慢的靠近黛儿,突然一把香粉随着柳席的手掌挥出... ...

黛儿正想得出神,突然随风飘来一阵淡淡的香味,黛儿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闭上眼睛细细品味!

突然白嫩的小手手被一只宽大的手掌紧紧抓住,薰儿一惊,体内斗之气急速流动,想要挣脱,然而切是发现体内的斗气竟然是消失得一干二净!柳席轻轻的哼了一声,双手扼住黛儿粉嫩修长的玉颈,让得她乖乖的停下了挣扎。柳席制住了黛儿,两手一夹,闪身朝着黛儿的闺房掠去!

由于黛儿的身份特殊,萧家把她的住房安置得很幽静,平时一般也没人会来打扰黛儿。柳席进入黛儿的闺房,反手把门拴上,并在房间里设置了简单隔音结界。

黛儿的房间布置得相当的漂亮,红色的地毯,紫色的墙壁!雪白的纱帐!尤其雪白的大床相当柔软!

柳席把黛儿放在床上。

黛儿颤声道:“你……你要干什么?”

柳席伸手捏着她的雅嫩的小脸,淫笑道:“嘿嘿,干什么?玩你啊!”

黛儿吓得魂飞魄散,失声道:“不……不……不要……”

柳席伏身下去,按住黛儿的香肩,迫不及待地吻向少女那红嫩鲜艳的樱唇。黛儿慌忙躲闪,却被他就势吻在优美白嫩的细滑玉颈上。

“唔……唔……你……放、放开我,你……无耻!”

“放开你?本公子第一眼看见你就发誓,今生一定要把你弄到手,黛儿,认了吧!今天我就让你这个绝色小美人儿试试我的手段,尝尝被男人糟蹋的滋味!哈哈哈哈!”

柳席闻着黛儿美丽清纯的少女那独有的幽雅体香,看着她清秀脱俗雅气未脱切又蕴含着淡淡的妩媚面容,长腿,翘臀,略微发育的小胸脯,现在的薰儿,如此的妙龄少女,激起了柳席高亢的兽欲。柳席不顾抵抗,双手侵向黛儿玲珑浮凸的小胸脯,沿着那诱人的曲线放肆的游走起来。

突然,柳席的一双大手顺着黛儿的粉颈伸进了衣内,在黛儿那幽香暗溢的淡绿衣衫内肆意揉搓起来,触手处那一寸寸娇嫩细滑的玉肌雪肤如丝绸般滑腻娇软。隔着轻薄的抹胸,他淫亵地袭上黛儿那一双娇挺柔嫩的乳峰,肆意抚弄着、揉搓着……

黛儿又羞又怕,双眸紧闭,娇软的玉体拼死反抗……但是此时的她又怎是这个淫魔的对手。由于玉体内斗气被制,黛儿在柳席淫邪的抚摸揉搓下,羞得小脸通红,被柳席那双肆意蹂躏的淫爪玩弄得一阵阵酥软。

柳席色色的看着黛儿娇柔的身体:乌黑柔顺的长发披在身后,苗条修长的身段鲜嫩而柔软,冰清玉洁的肌肤温润光滑莹泽。只见少女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含羞带怕,犹如带露桃花、愈发娇艳。那玲珑的小胸脯,风光绮丽!

柳席的淫手按在少女高耸玲珑的小乳峰上,轻薄地抚弄起来,肆意享用那一分诱人的绵软。突然,魔爪探出,抓向少女胸前淡绿的衣衫。黛儿拼命反抗,可是男人疯狂起来的力量,又岂是黛儿这柔弱少女所能抗拒的。只听“咝、咝、咝”几声,黛儿身上的淡绿衣裙连同亵裤被柳席一同粗暴地撕剥下来,仅剩下一件雪白柔薄的抹胸还在勉强遮蔽着少女粉嫩的胴体。护法神一声狞笑,双臂制住黛儿的身体,魔爪绕到背后去解抹胸的花扣。一声轻响,花扣脱开,少女身上最后一丝遮蔽终于也被除了下来,只见一具粉雕玉琢、晶莹玉润的处女胴体彻底裸裎在眼前。挣脱了亵衣束缚的两个玲珑的双乳更加坚挺地向前摆动着,如同汉白玉雕成的巧夺天工的艺术品,在昏暗的灯光下映射下,散发着蒙胧的玉色光泽。冰肌玉骨娇滑柔嫩,玲珑挺拔的雪白乳胸上衬托着两点夺目的嫣红,盈盈仅堪一握、纤滑娇软的如织细腰,平滑雪白的柔美小腹,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真是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诱人。尤其是那一对柔嫩的少女乳峰俏然耸立,娇小玲珑、美丽可爱的乳尖嫣红玉润、艳光四射,与周围那一圈粉红诱人、娇媚至极的淡淡乳晕配在一起,犹如一双含苞欲放、娇羞初绽的稚嫩花蕾,楚楚含羞。黛儿冰清玉洁的胴体完全无遮无掩的呈露出来,无助而凄艳,宛如一朵惨遭寒风摧残的雪莲,任人采撷。被男人粗鲁而残忍地剥光了娇体,黛儿终于绝望。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才十八岁,还是个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啊……求求你……” 颤抖着樱唇屈辱地乞求着,绝望中更显楚楚动人。看着黛儿一双杏目里闪烁的泪光,眼神里满是哀求,愈发激起柳席的高涨欲焰。

“放过你?哈哈哈哈,我要得就是你的处子之身!就让我给你破身吧!黛儿,女人生下来就注定要被男人糟蹋的,现在落在我的手里,你就认命吧。”不顾少女的苦苦哀求,护法神一声狞笑,探手擒住黛儿嫣红玉润的娇嫩乳尖,贪婪地揉捏玩弄起……

“不要啊,你放手……”随着乳峰上那娇嫩敏感的乳尖落入魔爪,黛儿娇躯一颤,全身酥软下来,两滴泪水顺着清纯的脸颊滑落。

柳席三下两下除掉自己的衣衫,右手搓着黛儿那雪白幼嫩高高翘起的少女美臀,左手尽情搓揉黛儿白嫩的乳房,揉弄着她鲜嫩可口,颤抖的粉红乳头。他的下体紧贴着黛儿的股间不停的磨蹭,特别狰狞恐怖的超大伞状龟头从后面激烈磨擦黛儿颤抖的嫩唇,弄得黛儿的娇躯不停的打颤。同时,探口捕捉着黛儿可口的樱唇。

“啊……”,柔嫩鲜红的樱唇间禁不住发出一声绝望而羞涩地呻吟,少女纯洁的双唇四处躲避。几经无力的挣扎,鲜嫩的红唇终于被逮到。黛儿的娇靥越来越红润,不但双唇被侵犯,连敏感的胸部也一刻不停地被搓揉玩弄。

柳席强硬地将嘴唇贴上少女鲜嫩的红唇,激烈而贪婪地的吸允着。黛儿的抵抗渐渐减弱,不知不觉中已被压迫成完全顺从的状态。绝色少女无助地颤抖着,矜持的身体深处在羞耻中渐渐崩溃。黛儿紧闭双眸,美丽的睫毛微微颤抖,在护法神的逼迫下一点点张开樱唇,露出小巧的香舌。任由他贪婪地吸吮着自己柔软的舌尖,黛儿颤抖着吞下柳席移送过来的唾液。柳席用自己的舌尖,肆意攻击着少女的香舌,黛儿不自觉呻吟出来,好像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到舌头上似的。黛儿的香舌被强烈吸引、交缠着,渐渐变成深吻。柳席QJ着这黛儿娇艳的樱唇,品味着眼前这美貌少女被强迫索吻的娇羞挣拒,连甘甜的唾液都尽情吸取。

黛儿纤美修长、柔若无骨的美丽玉体在柳席的身下无助地扭动、挣扎着,重压下越来越酸软无力。内心虽然在绝望地呼喊,赤裸的玉体依然不甘心地抵抗,但黛儿的反抗越来越软弱,越来越没有信心。

柳席早已被黛儿的诱人秀色刺激得两眼发红,他将黛儿强按在柔软的床上,不容反抗。一只手捏住少女的双腕,压在她的头顶上,另一只手从绝色丽人那柔软挺立的乳峰上滑落下来,顺着细腻娇嫩的柔滑雪肌往下身抚去,越过平滑娇嫩的柔软小腹,手指就在仙子那纤软柔美的桃花源边缘淫邪地抚弄起来……少女的细腰不知不觉的向上挺起,想逃避,却更加迎合了猥亵的玩弄。

柳席双手慢慢向桃花源侵入。在黛儿那稀疏未成熟的阴毛遮盖下,两片粉红的阴唇珍珠般紧贴在一起,中间那细缝几近不见。柳席双手用力擘开两团阴唇,伸出手指在黛儿阴道内撩弄,弄得阴壁也渐渐也湿润起来。

柳席得意的挖苦道∶“黛儿,小淫妇,还表里不一,还说什麽不要?下面都湿了,哈哈哈哈!”

黛儿苦不能言,只能努力把双腿夹实,阻挡柳席的攻入。

柳席还想进一步深入阴道内探索,不过却被物件阻挡着,那就是黛儿的处女膜了。柳席更为兴奋,一时松懈,胯下那庞然巨物控制不了,一下子暴涨了起来!

柳席双手紧捉着黛儿的屁股,把那鼓涨的龟头,对准着阴穴,超大伞状龟头抵着已经湿淋淋的幼嫩花苞开始用力,准预备雷霆一击,享受破处的快感。

“啊…啊…好痛……不要啊……求求你…千万不要……呜呜………求求你…不要……”黛儿恐惧地哀叫,全身颤抖挣扎,不停哭着求饶。 她的哀叫楚楚可怜,声音柔媚销魂,是男人听了都会更想狠狠蹂躏的声音。

“求求你……不要……呜呜……痛…饶了我……”黛儿全身颤抖,楚楚可怜地呻吟!

“萧炎哥哥救…救我…啊…啊…好痛……会死啊……”

柳席噗滋一声从背后直插而入,柔软鲜嫩的处女肉壁紧紧的夹着并缠绕他的巨屌。

“啊……好痛……啊……啊……求你…停下来……会死…啊……不要啊……呜呜…啊…啊…会死啊…呜呜…放过我…呜呜…啊…啊…”

黛儿惨叫哀嚎,纤细雪白的背像触电般激烈弓起,被柳席的超大鸡巴开苞撕裂的剧痛令她几乎死掉……

黛儿的阴道,是柳席这辈子所遇见最为狭窄的一个,加上黛儿初经人道,惊惶过度,阴壁收缩,夹得柳席过瘾非凡,带来更大的压迫感。每一次抽插,阴道肉壁紧紧咬着阴茎,只乐得柳席眉开眼笑,口中发出如野兽般的嚎叫,不断地“噢┅黛儿┅噢┅宝贝┅插死你┅┅噢┅┅插死你┅┅”的狂笑,狠狠地把阴茎撞到花芯中,让两人的下胯每次也碰撞磨擦,而阳具抽出阴道时,亦每一次都出“拔滋┅┅拔滋┅┅”的声响。

黛儿想要减轻痛楚,拼命的扭动腰肢,头也不停的摆动,使得齐腰的秀发也是不停的飘动,却是更加激起男人征服的欲望。

柳席猛烈的插弄了数百下後,黛儿的屁股早被柳席抓得留下两团掌印。阴道更是鲜血直流,加上花芯被冲破,黛儿亦渐渐不支,双颊充红,目光散涣,几近昏迷,就像迷失理性一般,又叫又喊,只晓得不住扭动,但口中仍不停喃喃叫道∶“不┅不┅要啊┅┅不要┅┅再插┅求你┅插┅啊┅”

柳席这时再也忍不住,龟头开始乱跳起来。黛儿亦是知道这是泄精的前兆,慌忙拗动腰枝向後,希望能摆脱柳席,口中更厉声疾叫∶“求求你,不要射进里面,求你啊,不要┅┅呀┅┅”

黛儿话还没说完,柳席已大叫一声∶“噢!”狠狠地把龟头已一下子插到阴道的深处,喷出一大蓬浓浊的白液。柳席对黛儿特别怜爱,更是加大劲力,把精子喷得更远更深,直要把整个子宫填得江河满载,誓要令黛儿怀有自己的骨肉。即使精液已倒灌得从阴道口中挤压了出来,柳席的阴茎还像不停般一下一下的把精液源源不绝地喷出,全不理会黛儿的呼叫。

黛儿的子宫亦随着精液的喷出,相应地张开吸纳,将柳席所有精液毫不遗留的接收,阴壁亦收缩蠕动,将挤出外精液亦尽量吸运回来,直至柳席阴茎收缩变软,子宫收缩,阴壁才停止了蠕动。可怜刚满十八岁的黛儿,无论怎样极力挣扎,还是逃不出被奸淫怀孕的厄运。

经过了一轮的蹂躏後,黛儿早已身心受创。双乳、屁股早给柳席抓得变型红肿,浓浊的精液亦不断从溃烂的阴户中流淌出来。柳席一放下手,黛儿再也支持不住,整个人马上就痛昏了过去,烂泥般倒在了床上。

然而,恶梦还没有就此过去。对于如此绝色的极品,如此清秀脱俗的黛儿,柳席岂能如此就放过她... ...

柳席把黛儿抱下床,让她爬在床边上,站在黛儿身后,用脚将黛儿修长的粉腿分开。黛儿还没有弄清是什么一回事,下体的菊花穴突然传来一阵锥心的剧痛,较刚才破处时的痛楚还大上十倍。剧烈的疼痛令黛儿从昏迷中痛醒过来,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不要,┅┅不要啊,┅┅裂┅┅裂了┅┅啊┅┅”

未经人事的菊穴较阴道更为狭窄紧迫,而且缺乏淫水的滋润,柳席把火辣的铁棒硬生生的插入菊穴时,龟头也因为过於乾涩而感到微痛,然而,对于幼嫩的菊穴嫩肌,那更加无疑是一种酷刑。每一次龟头在屁股间抽插时,早被磨擦得皮破肉损,鲜血源源不断的流淌出来。黛儿被插得双手狂抓狂扯,原本整齐的被褥早被黛儿扯得一片狼藉!柳席移前退後的把黛儿插得狠狠撞在床上,那一下比一下更猛的插入,较平时的力道更强大十倍。使得黛儿阴户撞向床沿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黛儿啜泣呻吟,雪白无瑕的修长美腿不停颤抖。

“不要啊……呜……好痛……啊…啊…会死…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呜呜…啊…啊…会死啊…求…求求你不要…啊…啊…啊…啊…”

黛儿白嫩的翘臀盈盈一握的小柳腰,被柳席插得不由自主的摇摆起来!

“黛儿妹妹,你的屁股和腰都很会摇嘛……原来你这么欠干,夹的这么紧……被我干,爽不爽啊……干死你…干死你…”。

“嗯……唔……唔…啊……嗯……嗯…唔……”

“平常一副欠干的圣女模样……干起来还不是一直叫……假清纯…被干得很爽吧……欠人干……干死你…干死你……”

柳席加快速度,猛烈插了数十下之后,喉头出一连串野兽的嚎叫,“插死你,插死你┅┅”敏感的阳具再次喷出如胶似漆的精液,柳席在屁道内射了一半,便把黛儿放在在地毯上,拿着阴茎,揪住黛儿长长的秀发,把活蹦乱跳的大家伙。插入黛儿的樱桃小嘴,这时黛儿已麻木到不省人事,直到柳席的大鸡巴插到喉咙深处,喷出浓浓的精液!才呛得喘不过气拼命挣扎起来!然而口刚想呼叫,一大口又浓又臭的精液被吞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