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亵衣情迷
亵衣情迷
亵衣情迷

作者:内衣主教 转自:巨豆情色网 字数:0.4万

1、我的告白

我是一个高中男生,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上有三个姊姊,她们都大我好多 岁,最小的三姊就大我四岁。

也许因为从小周遭都是女生,我一直对女人的一切感到好奇,凡是和女人有 关的一切事物都会不由自主的引起我的亢奋,比方女人的胸罩、内衣、三角裤、 吊袜带、裤袜、生理期穿的束裤、卫生棉、化妆品、所有女人的衣物,这些我都 爱不释手。

我家有三个房间,爸妈住一间,大姊和二姊住一间,而我从型和三姊睡一 间,但不同床,从小我就老爱趁三姊睡着以后,跑到她的床边,偷偷掀开她的棉 被,好好欣赏被她的白色纯棉秀裤紧紧包住的阴部造形,然后凑近前去好好闻 嗅她阴部所散发出来的芬芳,再仔细观察她胸部发育的情形,可是一直不敢伸手 去碰她。

每次洗澡的时候,是我最兴奋的时刻,因为可以好好的玩弄家里四个女性成 员换下来的衣物,所以我每次都假装不喜欢洗澡,一直磨到最后一个洗,有时还 有意外的惊喜,那就是在浴室马桶旁的垃圾桶里发现女孩子用过的卫生棉,那时 候我就会拿起用过的卫生棉好好欣赏一番,想像今天是谁月经来潮,然后才洗衣 篮里检查有没有生理期穿的束裤,她们的内衣花色我都一清二楚,因此我一看就 知道是谁在用卫生棉。

有时卫生棉上沾了几根她们的阴毛,我就会情不自禁的放到嘴里尝尝女孩子 阴毛的滋味,真的,那滋味真不是盖的。那可是从她的阴部周围脱落下来的,因 此我都会好好珍藏。

我喜欢拿起她们的三角裤仔细闻嗅那被女生淫水和香汗润湿的芳芬,尤其是 平常包着她们阴部,常常被阴唇吃进去的衬布部份,我会特别仔细的品味,那真 是人间的美味。

我也会尽情的试穿她们的胸罩和秀裤,把阴茎折下去,紧紧贴着曾经包裹 她们阴部的地方,当然,我很快就勃起,那小小的裤裤根本就包不住我大大的阴 茎,那时我就拿起别的蕾丝三角包住我长大的小弟弟,开始手淫,每次都射在她 们的内裤上。

我也常偷三姊的卫生棉,穿上她那件莱卡的生理束裤,然后把卫生棉壂上, 让小弟弟紧紧贴着卫生棉,就这样出去游荡,但卫生棉最好是量多夜用型的,因 为比较大片,比较好包住小弟弟,否则一磨擦,很容易产生快感而勃起,一下子 就原型毕露,所以我比较喜欢穿上束裤。而卫生棉除了触感极佳,还可以吸收精 液,以免射得一裤裤都是,这是我的心得。

至于品牌方面,我偏爱蕾妮雅的长时间夜用型,除了很美观,还有就是它的 触感柔软,尤其是防水表层部份。

2、大姊的卫生棉

也许因为我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子,人单势薄,三个姊姊从小都不把我当男生 看,总是在房间里当着我的面前换衣服、内衣裤、甚至连生理期都放心大胆的在 我面前更换卫生棉,所以我很早就知道女孩子每个月有几天都要把一块厚厚的东 西夹在两腿之间。

我第一次注意到女孩子有生理期的,是整整大我十岁的大姊,照理应该是妈 妈,不过我妈和我爸是工作狂,他们只知道赚钱,根本不太理我们,有时一整天 都待在公司里,半夜才回来,所以大姊反而姊代母职。大姊最疼我了,对我好温 柔,我好喜欢她,不过我好怕她性致来了,就硬要玩我的小弟弟,每次都弄得我 好痛。

记得第一次看见大姊在我面前换下血淋淋的卫生棉时,我真的吓坏了,我以 为大姊那里受伤,快要死掉了,我又很爱大姊,心里一急,就扑向她怀中,哭着 说:「大姊大姊,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你不能死啊!」

大姊楞了一下,顾不得她那还褪至大腿的粉红色华哥尔生理束裤就笑着蹲下 来安慰我:「小傻瓜,以后你长大了就会知道,女孩子到了一定的年龄,每个月 都会有血从小妹妹流出来,那叫月经来潮,懂吗?你看……」她分开她的阴唇: 「经血就是从大姊这里流出来的。」

「可是你为什么要壂一块那种白色香香的卫生纸在你的小洞洞那里?」

她笑着搔搔我的头:「那不是什么卫生纸,那叫卫生棉,壂着它,经血才不 会流得到处都是,把大姊的小洞洞弄脏了呀!」她从柜子的抽屉里拿出两块新的 卫生棉,一块递给我:「来,这个给你玩!」说完,她就自顾自的用卫生纸擦擦 自己的阴部,换上新的卫生棉。

我拿起大姊给我的那块卫生棉,凑到鼻头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芳香飘进我鼻 子里,大姊见状,笑着爱怜的把我的头抱进她胸口,隔着她那件红色丝质的蕾丝 胸罩。我尽情的闻她的乳香,胸罩紧紧包裹的是她柔软丰满的胸部,我忍不住伸 手抓了一把,她推开我,笑笑的轻敲我的头:「小坏蛋!」忽然,她表情变得怪 怪的,蹲下来拉下我的裤子:「来,让大姊检查你的小弟弟,看看长大了没有?」

于是她开始玩我的小弟弟,双手夹着又搓又揉,又脱下她的蕾丝胸罩,用两 只大奶奶夹住我的小弟弟一直揉一直揉的,又拉下自己的束裤,把我的小弟弟拉 向她的阴部磨擦,接着又不满足的将我的小弟弟放到她嘴里一直吸一直吸,还用 舌头在嘴里一直翻我的包皮。

当时我根本不懂那叫爱抚,起初只觉得好痒,后来她实在太大力了,我痛得 哭了出来,她才停止,为了哄我,她把刚才脱下的胸罩塞给我:「乖乖,别哭, 来,大姊的胸罩送你。」

我接下她的胸罩,上面还有些温温的,是她双乳的余温,柔软的衬里还有好 闻的乳香,于是二话不说,就举到鼻前嗅个不停,可是不晓得为什么,我还是抽 抽嗒嗒的流泪,大姊慌了,将我抱在她胸口,我的嘴正好碰到她坚挺起来的大大 的乳头。

「不哭不哭,怎么了?你不喜欢大姊香喷喷的奶罩吗?」

我说:「不是,我当然喜欢,可是我也喜欢大姊的秀裤!」

大姊噗哧笑了起来,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小坏蛋,这么贪心,这有什么 好哭的!」她起身,走到衣柜,挑了一件很性感,看起来很柔软的淡紫色蕾丝三 角裤给我:「拿去吧!」

「唔……我可不可以要大姊现在穿在身上的生理束裤?」

大姊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唉,真拿你没办法!」她说着就把身上的生理 束裤脱下来拿在手上,然后想把黏在上面的卫生棉取下来,我连忙阻住她:「不 用不用,大姊你别把卫生棉解下来了,我要!」

「可是大姊刚刚不是给你一块了吗?」

「唔……可是那还没有用过,我要大姊用过的,刚才我看到大姊的小妹妹, 那叫……那叫……噢,对了,你刚才说那叫阴唇,大姊的阴唇刚刚贴在那块卫生 棉上,那种温温的才好!」

大姊不明白的望着我,但仍是把她那件束裤连上面没拔下来的卫生棉送给了 我,我接过那件热呼呼的束裤,迫不及待的贴近鼻子闻,一股有点酸酸的、有点 腥腥的味道冲进我鼻子里,真是好闻,令人陶醉,而且那被大姊两腿夹得有些变 型的卫生棉上不但沾了几根从大姊那里脱落下来的卷卷的阴毛,颜色还有点黄黄 的、湿湿的,留下一滩像鼻涕一样的东西,后来我才知道,那就是女孩子珍贵的 淫水。

大姊手叉着腰,无奈的看着我,笑道:「唉,你真是小麻烦喔!这样吧,看 你这么喜欢大姊身上的东西,那以后你要穿要看要玩,就自己来大姊房里的衣柜 拿吧!」

「真的?」我高兴的欢呼一声,其实她不知道,我早就经常趁她不注意的时 候,来她房里偷拿她的贴身衣物和用品把玩,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明白其实我三 个姊姊都很色,才会动不动就拿我当作是她们泄欲的工具。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她 们其实内心很闷骚,可是又不敢在外头放荡,才会一回到家里,就迫不及待的想 欺负我这个小弟弟。

可是如此一来可苦了我,我的小弟弟常被她们凌辱得累得要死,我尤其怕她 们集体玩我的小弟弟,或者轮番上阵,那真是我暗无天日的恶梦啊……

3、三姊的阴蒂

在三个性饥渴的姊姊百般摧残下,我的小鸡鸡常被她们玩得疲惫不堪,可能 就是因为这样,我国中毕业那年没有考上理想的高中,决定在家里苦读,准备重 考,没想到如此一来,反而更让她们有机可乘。那时爸妈由于计划到大陆投资, 就把国内的公司交给大姊全权处理,丢下我们到大陆去经营投资事宜。

他们一走,我就心想:这下我完了,爸妈一不在,姊姊们一定更明目张胆的 玩我。

果然,爸妈离开台湾的第二天,中午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看书,突然听到有人 进来,回头一看,是刚升上大一的三姊,一进门,她就一副很猴急的嚷着:「小 弟,赶快赶快!」

我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已经把背包往床上一丢,色咪咪的朝我扑来,把 我从座位上拉起来,又硬把我的头按下去,脱下她又短又紧的牛仔迷你裙,连同 裤袜拉下她那件黛安芬大红色的丝质秀裤,朝我露出她毛绒绒的阴毛丛中鲜艳 欲滴、早已流出淫水的阴部,还伸手把她那个充血勃起的阴蒂翻出来。

我抬起头,用充满恐惧的眼神呆呆望着她,她不耐烦的说:「吸啊!发什么 呆!人家是为了玩你才跷课赶回来的耶!」

「可是……」我话还没说完,她己经粗鲁的把我的头按到她的两腿之间,出 于无奈,我只好帮她舔她那已经忍得又红又肿、淫水早已像鼻涕一样滴下来形成 一条丝的阴部。

舔到一半,她又不耐烦的打我的头,粗鲁的说:「怎么那么笨!连吸都不会 吸,将来怎么干你马子?吸阴蒂啊!」

我委屈的依言用舌头去舔她那充血好突出、变得硬硬的又光滑的阴蒂,三姊 的阴蒂最漂亮了,大姊、二姊她们的阴蒂我都帮她们吸过,她们的阴蒂都不像三 姊的那么突出和肥大,而且三姊的阴唇也是三个人中最肥最厚的,每次我和她洗 澡,她背对我弯身去掏水,我都可以从她背后清清楚楚的看到她那厚厚突出来的 阴唇被潮湿的阴毛包围着。

吸到一半,她开始眯着眼,伸手进上衣里,又揉又捏自己又白又大的那对奶 子,直到我感到有一团浓浓黏黏的液体喷进我嘴里,我下意识的想躲开,可是她 马上用力把我的头按向她阴部,喝令我:「吃进去,不准躲!」

我没办法,只好把她阴部喷出来的淫水吞进肚子里,不过,坦白说,三姊阴 部喷出来的淫水味道嘛……嗯~还真是不赖!

她淫水流了这么多,我以为她会就此放过我了,没想到她又叫我站起来,二 话不说就拉下我裤子拉炼,把我的小鸡鸡掏出来,用手握着前前后后的一直搓一 直搓,弄得我好痛。

「三姊,你要干什么?」我惊慌的说。她根本不理我,等到我的小鸡鸡被她 弄得长大成人了,她就抓住我勃起的小鸡鸡,像牵小狗一样,握着我的小鸡鸡就 这样被迫跟着她到浴室。

进了浴室,她命令我:「我跟你说哦,限你三秒钟把身上的衣服,包括你穿 在身上那件我送你的粉红色少女棉质三角裤都给我脱光光,否则要你好看!」说 完,她就自己一件一件的除下她身上的所有衣物。

我迫于她的淫威,只好照着她的话去做。她又蹲在我胯下,把人家那勃起的 小鸡鸡放到她嘴里用力的吸,还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又用牙齿轻轻的咬, 用舌头去磨擦我肿胀的龟头。

「三姊三姊,温柔一点嘛,这样人家好痛!」我受不了的说。当然,三姊根 本不会理我,她只顾自己的爽,还伸手去揉她那再度充血突出的阴蒂,直到我终 于忍不住,射在她嘴里,她才罢手。

她口中含着我的精液,好像用舌头在口里搅了搅才舍不得的吞下去,还意犹 未尽的伸出舌头在嘴唇四周舔了舔:「你看,射得这么多,射得人家满嘴都是, 一定很爽吧!我就知道!」

她不屑的推开我,我虚脱的瘫在地上,泪水从我眼中滑了下来。三姊从洗衣 篮里拿起她刚才脱下的银白色丝质衬衣过来,用它包住我的小鸡鸡帮我擦,然后 又从洗衣篮里拿起刚脱下的那件大红色的黛安芬三角裤强塞进我嘴里:「拿去! 你最喜欢的,姊姊刚换下来的,上面还有姊那里流出来的蜜汁和骚味喔,别再哭 了!最近不晓得为什么,分泌物特别多,三角裤都被我染得黄黄的。」

我嘴里一被她塞进她的三角裤,我马上不哭了,尽情的去吸她那里流出来、 滴在衬里上的蜜汁,真的好好吃,尤其是三姊的,我最喜欢吃她的蜜汁了。

三姊光着身子,两只大奶像果冻一样晃动着。正要走,我急忙叫住她:「三 姊,人家要你的胸罩!」

她摇着头走回来,从洗衣篮里拿起她刚才换下的黛安芬和三角裤同一色系的 水滴型胸罩朝我走来:「真受不了你,来,姊姊帮你穿上。」说着她就动手帮我 扣上散发着她奶香的胸罩,还帮我调整一下:「好了,姊要出去了,一个人在家 要乖乖唷!」说完转身出去了。

她一走,我就心有不甘的决定等晚上大姊从公司回来,一定要把她怎么欺负 我告诉大姊。谁知道还没等到晚上,二姊从任教的韵律舞蹈社回到家里,我又惨 遭二姊的蹂躏……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