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收服母女花
收服母女花
地牢中关押着一对母女,而梅竹和桃竹此时正在看守这对母女,不用多说,这对母女就是半年前被抓到的杨越
琳和她的女儿刘如琪。

此时何春淫笑看着现在已欲火焚身的母女两人说道:「早就要你们臣服我,做我的爱奴,你们就是不听,如今
可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活活忍受欲火的煎熬,这是何苦呢?」

杨越琳说道:「只要王爷放过小女,民妇愿意伺候王爷。」

何春看到杨越琳已经屈服,道:「本王可以答应你。只要你不亲口同意,本王是不会碰你女儿的,不过要看你
能否伺候得本王舒舒服服,那本王才给你们解药,最后把你女儿放了。」

何春不是真心的放过刘如琪,只是暂时的放过刘如琪,等明天先把杨越琳玩到手后,紧接着再对付刘如琪。何
春叫桃竹把杨越琳拉出地牢,去浴室沐浴『更衣‘,好好化妆打扮一下。

这时桃竹打开牢房,将一个早已经准备好的项圈套在杨越琳脖子上,然后系上铁链,但是何春没有想到的是,
项圈套在杨越琳脖子时候,杨越琳就像听到了什么命令一样象狗一样趴地上,其动作自主性根本根本用不着桃竹命
令,随后杨越琳竟然问何春:「主人,越奴是不是马上就脱衣服。」

何春惊讶地看着杨越琳,没有想到她还没经过自己的调教,就称自己为「主人」,称越琳自己为「越奴」。

「现在不用,以免地牢中脏东西弄到越奴你身上,等下就不好梳洗了,到浴室再全部脱光吧!」很快的何春就
回过神说道。

很快桃竹就把温顺的越琳牵出了地牢,何春看着越琳爬出地牢门外,消失在他自己的视野中。

随后何春向梅竹做了一个手势。接着便梅竹进入牢房。很快,她将项圈强行套在正在发春的刘如琪脖子上,然
后系上铁链,紧接着梅竹一拉铁链,说:「带你出去洗个澡,」准备带着刘如琪离开地牢,而此时刘如琪和她母亲
大不相同,被强行戴项圈后身子还是站着,准备随着梅竹一起走出牢房。

何春走进这间卧室后,看到桃竹正牵着一条美女犬,这个美人犬就是风光一时的四大山寨中银狼山寨的女寨主
——杨越琳。杨越琳头部的打扮就是当时被抓时的打扮,但是所不同的就是此时她全身只剩下了一件肚兜和一条亵
裤,而这两样东西都是在沐浴以后换上的新的。

细看眼前的杨越琳,虽然已经三十三岁了,但仍属上乘之姿。何春仔仔细细观察杨越琳,高髻云鬓下有一张如
花娇靥,瓜子脸上妩媚的美眸、笔挺的玉鼻,尤其她的朱唇特别丰润,很是性感。她艳色虽比不上王嫣儿,娇俏逊
于石青璇,清丽更及不上静香公主赵静香,但是从她眉宇间不时流露出一种似哀似怨的迷人的眼神,使她更增添了
几分楚楚动人的成熟风韵,让人倾倒。

何春立刻先脱掉越琳的肚兜,接着又扒掉越琳的亵裤,而这件亵裤早已被越琳自己淫水弄湿了一大片。然后何
春便开始观察杨越琳赤裸的身体。

何春看着越琳现在完全暴露的胴体上,肌肤洁白晶莹,嫩滑如缎锦,平坦细致的小腹。

最让何春心喜的是,她那对丰满温香的软玉,白里透红耸入云宵,这双豪乳至少也有39,雪白而秀挺的大奶
子上有一颗嫣红如盛放的花蕾般的乳头。何春用手轻轻的揉了一揉这对豪乳,发现这对软玉极具弹性。
再看她的下身,她的阴毛非常的茂密,但仍没有改变和降低她阴户的美丽,粉红色的阴唇在欲望的刺激下早已
涨大并微微的张开,等待着何春进入,而且阴户与菊花门相互辉映成了一种妖艳之美。

但阴户与菊花门之美却比不上,杨越琳又肥又圆,而且雪白透亮又有巨大压迫感丰臀,而越琳这个巨大肥臀的
强大的压迫感,必然会在作爱时给何春带来更大的快感。何春想道:这对妙物美丽性感的境界只有王嫣儿的那对雪
臀玉股可以匹敌,在众多爱奴中这对肥臀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

没有想到她的胴体会这么美,光看她的胴体就能让男人满足,不知道她的床上工夫怎样。何春暗道。此时的何
春已经急不可耐想尝一尝她绝妙的身体了。

杨越琳全身早就被欲望占据,看到何春用那富有侵略性的灼灼目光仔细打量自己美妙娇嫩的胴体,流露出一种
淫媚的羞涩,又羞又急,原本红晕的俏脸更红了,轻柔的垂下眼,不敢看何春的双眼。

「牝犬快爬到床去。」随着何春一声令下,越琳开始一步一步缓缓的向床上爬去,每爬一步,越琳的屁股就会
稍微用力扭动一下。本身已是份量十足的肥臀在这种扭动下,竟然前后来回的无规则的颤动,这种颤动很是诱人。

「啪!啪!」的两声很小的轻响立刻传进了何春耳朵。「这是什么声音,还没有和她作爱呢。」何春暗道。

何春很快就发现,原来是双乳相撞的声音,原来越琳每爬一步,那对巨乳也会同时前后摆动,有时,双乳同时
向前,以这样/的路线在前点交汇相击,发出「啪!」一声轻响后,双乳同时再颤动一下;有时双乳同时向后,以
这样/的路线在后点交汇相击。(重要声明一点:在我的小说中,乳波样子的描写是绝对没有任何的科学和事实上
的依据的,希望你千万不要相信!!!!!这样写的目的完全是为了文章的需要。)

这种撩人的乳波臀浪,淫媚至极的爬行姿势,看得何春口干舌燥,想在地上就把杨越琳给干了,现在何春才知
道桃竹为什么要自己好好看看越琳的大乳和肥臀!

很快,越琳就爬到了床上。这时,何春打开床头柜,取出一个药瓶,打开盖子,然后用桌子上一支尚未用过的
毛笔,插入瓶中,毛笔头沾了许多白色药膏,何春用毛笔将白色药膏均匀的涂在阴户四周和小穴内。
给杨越琳上完了淫药膏后,何春强忍欲火,留在床边按兵不动,静静观察这瓶由石青璇亲自配置的奇淫合欢膏
的威力。没过多久,越琳便用左手的手指插入小穴,但是无论越琳怎么弄,心中欲火,小穴中的瘙痒,都没有减弱,
这时何春抓住越琳的左手,强行把这只手从越琳的牝穴中拿开,不让她继续手淫自慰。

三点保持一个平面,越琳的左手被何春控制住,她不能用支撑身体的右手去自慰。但是强烈的瘙痒感,使她终
于用支撑身体的右手去自慰。此时的越琳用头和双膝支撑着身体俯卧在床上。但很快的,越琳的右手也被何春牢牢
控制住,并且用绳子将越琳的双手在背后捆起来,这样杨越琳连最后一点解决的办法也没有了。

杨越琳感到心中欲火快将自己整个人吞噬了,而自己小穴中的瘙痒感严重得不能再严重,已经达到只要是棍子,
不论大小、长短和粗细等等越琳都想把它插进自己牝穴中的程度,开始不停挣扎,希望能减少一点痛苦。

何春看到杨越琳这个样子,故意问道:「杨寨主,你感觉如何啊!」

杨越琳此时也顾不上羞耻,说道:「我小穴好痒,全身像被火烧了。」

「诶呀,杨寨主你身上中了两种淫毒,一种是痴情淫春蛊的蛊毒,它能腐蚀你的心灵,使你的内心极度想淫欲,
而另一种是岭南女神医石青璇配置的奇淫合欢膏淫毒啊,它可是外用淫药,能使你肉体上想纵情的放纵,而这两种
淫毒都是无药可解的啊!」

杨越琳带着神迷目眩的目光说道:「越奴知道,主人你既然给越奴上了这两种淫毒,主人你一定会有解药的。」

「其实,是有一种解药,不过我不会轻易给人家解药,一定要有报酬。」

「主人你要什么样的报酬,越奴我都可以答应你。」

「将越奴你的身体和灵魂献给主人我。主人还要越奴你同意,将越奴你的女儿献给我,和越奴你一起乖乖做我
的性奴。」

「不行,主人你不是答应我,放过越奴的女儿吗?」

「既然越奴这么说了,那越奴一个人在这里乖乖享受吧。」说完,何春作出要离开的样子。

杨越琳连忙高声叫道:「不要走,越奴可以为主人你作牛作马,只要主人你不要碰我女儿。越奴我什么都答应
你。」

「那还不是一样,说了也白说嘛。越奴就乖乖在这里享受欲火的煎熬,等过几天,越奴你被欲火煎熬死掉后,
主人我就慢慢的享用你的女儿。」

就在何春假意要出门的时候,「越奴求主人不要走,越奴全都答应主人你,越奴答应把女儿献给你。」此时的
越琳欲望已经将自己的理智全部冲散,以前越琳也被别人使用过许多的淫药春丸,但是其药性远远比不上天下第一
的痴情淫春蛊的蛊毒,和女神医石青璇配置的奇淫合欢膏的淫毒。

「这还差不多。」说完,何春便开始脱衣服。脱完衣物后来到床上,他松掉了捆着越琳的绳子,然后让越琳仰
卧着躺在床上的,由于她的双腿被绳子捆着,双腿就极大的分开形成了一个M字型。接着何春他将杨越琳的双腿高
高的举起,然后用力的将鸡巴插入杨越琳那早已湿润的牝穴中。

何春感觉到杨越琳的阴户是又湿又紧,虽然生过孩子,小穴不再是奇紧无比的了,但小穴一点也不松垮,并且
活力十足。层层叠叠的膣肉竟然自己不停的蠕动起来,更奇妙的是牝穴里的膣肉分成了四种方式运动着:牝穴内左
右两边的膣肉是以不同的方向,一上一下相对的运动着来磨檫着大鸡巴,而牝穴内上下两边的膣肉亦是以相反的方
向,一前一后相对运动着来磨檫着大鸡巴。
每当大龟头撞到花芯时,好象有什么东西在吸大龟头的马眼。还有当大鸡巴要抽出时,牝穴好象在自动要把肉
棒重新啜入去一样。

「太舒服了,这么世界竟然有如此奇妙的美穴,还好是我何春进洞,要是一般人进入这个消魂洞中,很快的就
会泄出来。」何春暗道。

当何春的大龟头刚一进入小穴,杨越琳就立即发出狂喜的欢叫声,随后小穴的腔壁也立即将这位「贵客」紧紧
的「拥抱」住。

面对越琳那种对性爱的渴望一览无余,何春并没有使用「九浅一深」插法,而是采用每插必深插法大力的干着
着杨越琳,随着「噗哧,噗哧」的声音,何春粗长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在胯下美人的小穴中进进出出,而且每次何
春都会将自己的大鸡巴连根肏入越琳的美穴,而何春的睾丸也随着「啪」的一声响亮的打在越琳的阴阜上,足见何
春每一下儿多么用力。

随着自己的花芯被何春这么狠狠的撞一下,杨越琳也「啊…」的尖叫一声,当鸡巴一次次插到最深处时,越琳
的表情是那么的不满足,她贪婪的用自己一双美腿使力夹紧何春的腰部,口中不停的喊道:「你再用力一点,把我
的小浪穴彻底插烂吧。」

这时何春突然停止抽插说道:「刚才的话说的又不对了,以后要记住你自己是越奴,我是主人,记住了吗?」

此时的越琳已经开始尝到性爱的甜头,连忙扭动娇躯,唯恐何春的大鸡巴不再光临自己的牝穴。何春再一次将
大鸡巴插入越琳的美穴,并且说道:「越奴将刚才你说的话再说一遍。」

越琳不愿何春的大鸡巴从自己的牝穴中抽出,连忙高亢的呼喊:「主人……再用力……一点,把越奴的小浪穴
……彻底插烂……吧。」

「那下边就让你来好好服侍主人。」何春说完后,改变作爱姿势,让杨越琳跨坐在自己的身上,采用女上男下
的骑乘式的体位。由于越琳的双脚被捆着,无法用力,更无法支撑整体平衡,所以越琳双手扶在何春的胸膛上,让
自己的身体能够直立着。

这时何春双手抓住越琳的腰部,想让越琳臀部不断上下的扭动,这样能使自己的大鸡巴更深地肏入越琳的牝穴
中。但使何春意外的是没有想到自己的手刚一放到越琳腰部让她扭动自己的纤腰,越琳就让自己拥有巨大压迫感的
肥臀以最强烈的方式上下抖动着了,一次又一次将粗长的大鸡巴容纳进自己一点也不宽大的极品牝穴中。

随着越琳每一次坐下,肥臀不断碰撞何春身体,不时也发出「啪!啪」的声音,与越琳口中不断发出的「嗯、
嗯、啊、啊」的呻吟声交织成一曲让任何男人都心动的音律。而她那双丰满温香,白里透红,耸入云宵的巨型软玉,
也随着动人的韵律上下晃动,并且乳房晃动方式和越琳爬行的时候乳房的运行方式完全一样。

何春欣赏着这一幕,满意极了,他的大手也不时用力握住这对凝脂白玉般的巨型酥乳,而这对豪乳中的任何一
支乳房,都是何春一双大手难以掌握的。两人身体附近的床单完全的弄湿了,不知道是两人的汗水,还是从何春的
大鸡巴和越琳的牝穴交合处早已经流出来的越琳的淫水。

过了两个时辰,杨越琳的快感愈来愈强烈,此时她的体力已经接近虚脱了,刚才那愉悦的呻吟声也快变成了痛
苦的呜咽声。越琳感到自己的身体己快酥软而无法继续直立着,但何春总是在她最虚弱,想要停止摆动香臀的时候,
趁机用自己大鸡巴向上用力一顶,让越琳淫劲不停的持续。
大声浪叫的越琳不停上下摆动腰肢,使她早已散乱的头发继续四处飘荡。不久以后杨越琳终于忍不住了,感到
从自己小穴深处袭来一股从来没有的快感,一阵滚热的阴精浇在何春的大龟头上,何春知道她泄了,但何春却感到
此女的持久时间可以说是比一般的女子长很多,也就让她整个人暂时的趴在自己身上,休息一下。

但再怎么说,这时的何春仍然没射精,他先推开趴在自己身上全身无力的越琳,然后他站了起来,在靠床的墙
上「咚!咚!咚!」敲了三下,此时杨越琳根本无心去理会何春这个奇怪的举动。接着将全身软趴趴的杨越琳摆成
一个新的姿势,此时的杨越琳全身毫无力气,任由何春摆弄,也趁机喘口气。

何春从杨越琳背后看着她刚才被自己大鸡巴狠狠干过的阴户,一时半会还无法合得上嘴,小阴唇也因大阴唇被
大鸡巴抽插得翻开而显露出来,而大阴唇因为有不少淫水的湿润而显得淫荡异常,整个牝户就像是早上带有露水的
一朵盛开的花。

何春用左手扒开杨越琳雪白的左臀,肥臀里的春光尽收何春眼里,露出的美丽的菊花门附近有几撮阴毛,但一
点也不会降低越琳菊花门的美丽。这反而和杨越琳的那朵带有露水的盛开的花一起形成一幅淫靡的图画。这时何春
用右手的毛笔沾了一些奇淫合欢膏涂在杨越琳的菊花门附近和里面。

************

奇淫合欢膏真正的用途是在女孩的处女美穴和处女菊花门上,虽然痴情淫春蛊的蛊毒是世上最好的淫药,但是
何春大鸡巴要进入处女美穴或处女菊花门,这些美女还是会疼痛,要好长时间疼痛才会消失,其后才能在痴情淫春
蛊的蛊毒帮助下进入欢娱。

如果给处女美穴和处女菊花门涂上这种奇淫合欢膏,不但增加处女小穴和菊花洞的性欲,更使破处后的小穴或
菊花洞的疼痛大大减轻,而且根本不会影响处女初次作爱时美穴和菊花门的各种愉悦感觉。这就是奇淫合欢膏的双
药性,所以说奇淫合欢膏补足了痴情淫春蛊的淫毒缺点。

杨越琳这辈子从没想过自己的菊洞然会被人用毛笔玩弄,而且在何春用毛笔给她上药时,她几乎有了快感。不
久后何春观察到杨越琳的菊洞附近肌肉逐渐的软化,这肯定是奇淫合欢膏的药性发作了,他知道时机已经来临,准
备进行新的攻势,一举拿下杨越琳的处女菊洞。

何春挺着巨大的鸡巴站起来,双手扶着越琳的纤腰,先将大龟头在杨越琳的处女菊洞外反复摩擦。还在享受高
潮后美妙余韵的杨越琳大惊失色,这时她才知道,何春下一个目标便是很快启用她的处女菊花门。

虽然越琳惊觉到自己最后的处女地即将要遭到侵犯,但是此时她全身虚脱无力,根本无法挣脱反抗。越琳口中
不停喊道:「不要啊!不要啊!」也只能轻轻摇动肥臀以表示她的反抗和拒绝。

但是肥臀这样的肢体动作,在何春眼中这哪里是反抗、哪里是拒绝。这分明是引诱、是欢迎啊。

「越奴!还不快点像狗一样趴好!让主人好好品尝你的美穴。」何春说完,在越琳雪白的肥臀上用手掌不停用
力拍打。渐渐的雪白的臀肉被打得泛红起来,并且随着何春的手掌击打不停上下左右的摇动。

越琳听到何春的话,以为自己只要像狗一样趴着,何春就只会享用自己的小穴不会动自己的菊洞。于是忍着臀
肉疼痛,勉强用手臂支撑起虚弱的身体,象狗一样的重新趴到床上。何春也随着越琳肥臀一起来到床上。

何春看到越琳这种狗爬式,得意地说道:「越奴!你真是一个天生的牝犬。主人知道像你这种淫荡牝犬不光要
干你的牝穴,还更要用你的菊洞,这样你才能满足。而越奴你这狗交式的姿势最适合让主人干菊洞了。」

本以为自己屈辱的象狗一样趴着,何春会放过自己的菊洞,但哪想到这样的姿势却给何春打开方便之门。何春
将大龟头顶在杨越琳的菊花洞门口。「不要!不要弄那里!那里脏啊!」杨越琳面对即将到来的危险大声的叫着。
但何春丝毫不理会她的叫声,只顾慢慢的沉下腰,将鸡巴一点点的插入紧窄的菊花洞。
虽然说奇淫合欢膏使菊花洞长时间疼痛大大减轻,但破处时的菊洞疼痛仍然使越琳觉得下体彷佛要被撕裂成两
半。杨越琳不停的摆动着头,原本盘起的长发早已经散开了,随着螓首的摇摆而「翩翩起舞」,雪白的肥臀也不停
扭动着希望能阻止何春继续插入。

何春连忙双手紧紧抓住杨越琳雪白的肥臀阻止它继续扭动,而大鸡巴也不顾杨越琳「啊!啊!啊!!!好痛!
不要!」这样不停的喊叫声,继续向前,直到全部插入越琳菊洞为止。等到大鸡巴全部攻进菊洞时,大鸡巴并没有
马上开始抽插,只是停在越琳菊洞里不动。

而越琳也觉得自己的神秘谷道己完全被何春大鸡巴攻占,稍稍减缓了抵抗,只因为痛而流下眼泪。在这短暂时
间里奇淫合欢膏的药性再次发挥,很快越琳觉得菊洞里的刺痛感已不是她唯一的感觉。原来被异物侵入菊洞时那种
火辣辣的感觉,已经又被死灰复燃的欲火、菊洞内突然冒起的瘙痒和大鸡巴的充实感所一点一点代替了。

这一系列愉悦快感很快就在越琳面上表现出来。现在的何春早已经是阅女无数,性经验丰富。看到越琳的愉悦
表情,知道时机成熟,便开始大刀阔斧的抽插起来。

他扶着杨越琳的腰部,每一次都将整个大鸡巴连根深深插入杨越琳的菊洞。而杨越琳呢,臀部开始只是在何春
双手用力下慢慢的前后运动,现在也渐渐变成了肥臀主动疯狂的前后摆动来迎合何春抽插,来表示她的欢愉。她那
口中发出的熟悉娇吟再一次传入何春的耳朵里。

何春一面抽插一面问:「喜不喜欢主人干你的菊洞。」

「喜欢,越奴……好喜欢……主人干……越奴的菊洞,主人……再大力点!好爽……啊!」现在的越琳已经没
有害羞的表情了。

「越奴再说一些更淫贱的话,主人可以有意外奖励哦!」何春诡异淫笑道。

心中尚存的一丝廉耻感让杨越琳迟疑了一下,毕竟五年没有说过非常下贱的淫词浪语了。

但是何春根本不容得越琳有任何的迟疑,很快,「啪」的一声,何春的手掌就重重打在她的肥臀上,臀肉的剧
烈疼痛感使杨越琳不顾自己保持了五年的廉耻感立刻的说:「越奴是一个人见人肏的大贱货,主人用力干烂越奴的
菊洞,再使劲插散越奴的骚穴吧,好爽!……越奴的……菊洞……好爽啊!主人……再快一点……再用力一点啊!」

越琳以前做梦也没想过,五年后这么一段淫荡下贱话语会重新不知不觉从她的口中脱口而出。

「哈!哈!哈!说的不错,不过主人不会让你人见人肏,你只能让主人肏!知道吗?」何春兴奋地说道。

「越奴知道了,越奴是主人的,只能让主人肏!」越琳继续毫无廉耻地道。

「好,主人现在就来满足越奴的要求,用主人的大鸡巴使劲捣散越奴你的骚穴的。」说完后,何春非常兴奋,
自己的秘密武器——金芒阳具终于要上战场了,于是运气将淫生棍用真气凝聚成一根发出紫黑光的金色阳具。

越琳听到这番话,开始以为何春会把大鸡巴从菊洞抽出,去肏自己的小穴,但大鸡巴根本没有从菊洞撤出的迹
象,很快的一根热力十足的阳具插入自己的小穴,越琳感到这根阳具和何春那根热气腾腾的真家伙毫无区别。她连
忙低下头,看到一根生龙活虎发着紫黑光的金色阳具已经插入自己的小穴中。

「怎么会……,怎么会……」越琳言语中第一个「怎么会」表示她自己此时惊讶之情已经难以言表,第二个「
怎么会」反映出她现在第一次被「双重入侵」时,那种简直舒服的连灵魂都要出窍的强烈快感。

这时越琳更加兴奋了,双手撑着床面,自觉的前后摆动肥臀,用菊洞不停套动何春的大鸡巴,而美穴则圈紧金
芒阳具,生怕两个大鸡巴从自己的美穴和菊洞中离开。

何春看着胯下的美女,原本是威风八面的美丽女寨主,如今牝穴和菊洞都同时被自己开发和享用了。将来那些
更高贵更出名的大美女,自己也一定要用狗趴式享用她的美穴和菊洞,用自己大鸡巴和金芒阳具真真正正的征服她
们。何春憧憬着以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