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失效的催眠术?
失效的催眠术?
「影怜,等一下。」「恩?有事么?」「后天晚上是雨馨集团董事长的女儿孙雨馨生日,有个宴会,她们希望你能够到场。」「嗯?为什么,应该是董事长或者总经理去的吧。」「不太清楚,好像是对方要求你过去的,你可以去问问总经理。」「奥,好的。」风信集团的一个办公室里,一个充满了成熟风韵的职业白领看了看手上的请帖,好看的柳叶眉微微蹙起,一双知性的双眼中带着几丝淡淡的倦意。以雨馨集团的实力,就算是想和海宇集团做生意也不用这么拐弯抹角的。是想和周家搭上关系的么?不过以雨馨集团的实力,他们会这样做还真的是比较少见啊,他们不是和省里有关系么?难道雨馨集团出现什么问题了么?还是说他们的靠山出了问题?这美丽的少妇就这么静静的坐在那里,慢慢地思考着可能出现的情况,一个下午很快就度过去了,虽然一下午什么都没有做,但是这美丽的少妇并没有介意什么,她很清楚风信集团聘请自己的原因,所以偶尔犯点小错也不是什么问题。「大川,你觉得我应该去么?」当天晚上,在一个漂亮的小别墅里,这美丽的少妇一边殷勤的为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肩膀上按摩着,一边问道。「去看看吧。」那老头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这才慢悠悠的说道:「据我所知,雨馨集团似乎并没有什么经济上的问题,他们前一段还在美国进行了一笔投资,而且进行的也非常顺利,想来邀请你不过是想向老周示好,并且进行投资罢了。你过去探探他们的态度,不要允诺什么也不要拒绝什么,毕竟如果能够得到雨馨集团的帮助,不管是对老周还是对我都很有帮助。」「好的。」美妇妩媚的一笑,弯下腰,丰满的双乳将老头已经有些谢顶的脑袋夹在中间,媚声说道,声音甜的发腻:「大川,你看,都这么晚了……」一边说,原本放在老头肩膀上的纤纤玉手慢慢地顺着老头犹如排骨一般的身体向下滑去,慢慢地挑逗着老头灵魂深处的欲望。那老头很快就有点按捺不住,顺手抓起放在身边矮柜里的一个小瓶子,倒出三片蓝色小药丸就放进嘴里,又抓起矮柜上的一个不知什么材料的鞭子,低吼一声,将那柔媚的美妇推倒在地板上,干枯的手高高扬起,很快,别墅里便响起了一阵阵女子淫靡放浪的呻吟声,一直持续了半个晚上……「你好,欢迎光临。」两天之后,晚上七点,在雨馨集团名下的一个酒店门口,一身素白长身旗袍的美妇优雅的迈着走下车,一头乌黑的秀发扎成髻,脸上挂着高贵淡雅的微笑,随手将请柬交给点头哈腰的门童,便在对方的指引下向宴会的大厅走去。而在对着门口大厅的大镜子后面,一个男子和这次宴会的主人正透过一个单向可视的玻璃镜看着她,而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还有一种极其轻微的「嗡嗡」的声音。「她就是苏影怜么?」白子飞微笑着说道,一只手在孙娴丰满的肉臀上轻轻的摩挲着,为了避免弄皱对方的衣服,他并没有用力,但是孙娴还是两颊潮红,一副气喘吁吁,不堪承受的样子。「是的,她就是苏影怜,海宇集团的女主人,李宇的继母。」孙娴穿着一身湖蓝色的紧身旗袍,将她美丽的曲线勾勒的淋漓尽致,在白子飞那似乎有着神奇魔力的大手的抚弄下,双眸迷离,浑身发软,靠在白子飞的身上,努力不让自己倒下。「哼哼,62岁的老王八,娶一个33岁的美人,你们这些有钱人,你们这些漂亮女人,还真是他妈的,该死啊……」说着,白子飞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一丝怒火,大手也下意识的用力抓了一把,让怀中美人发出一声大声的娇吟。「你说,这女人比她儿子年纪还小,也不知道那老头是怎么满足他的,难道让他儿子上?」白子飞淡淡的看了一眼怀里一脸潮红的女人,心中微微一动,要不是马上就要参加宴会,他直想把怀中这美人压倒在身上狠狠的肏弄一翻。「今天,我就让李大川那家伙做一头真王八。」白子飞定定的盯着苏影怜窈窕的身体消失在通往宴会的通道里,低声说道。说罢,他便放开了孙娴,骤失依靠之下,这美妇脚一软,倒在地上,同时,地上传来一声轻微的硬物落地的声音。「怎么,掉出来了么?」看着倒在地上半天站不起来的女人,白子飞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和欲望,淫笑着说道。「是,主人……」「不用管它,你就在这里坐一会儿,休息一下吧。」白子飞嘴角慢慢抹出一丝笑意,说道。「多,多谢,主人。」「不过,在你休息的这一段时间里。」白子飞拉开自己裤子的拉链,掏出已经半软的肉棒,毫不客气的塞进了浑身酥软的倒在地上的成熟美妇的小嘴中,缓缓抽动起来……「杨姐姐,这样子,感觉好奇怪啊……」李莺莺很不习惯的穿着一件鹅黄色的晚礼服,赤裸着白皙的肩膀,沉甸甸的酥乳被礼服托起,小半白嫩的乳肉露在外面,两个巨大的肉球中间,形成一道深深的沟壑。而周围男人们贪婪的目光令这没有见识过这种场面的李莺莺十分不适,羞涩紧张的将自己的半个身子躲在杨佟的后面,轻声说道。「没事的。」杨佟脸上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她今天穿着一件性感的黑色长裙,两条修长笔直的玉腿袒露在外,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使得她一点也不比身边的巨乳童颜逊色。「你来了。」就在杨佟安慰着一边颇有点忐忑不安的李莺莺的时候,穿着蓝色的正装的白子飞带着一脸的淡淡的微笑走了过来,行走之间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潇洒和从容的魅力,全不似一个还未毕业的大学生,倒像是一个从古代走来的翩翩佳公子。「这是你的朋友么,杨姐。」白子飞来到两女身边,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一边的李莺莺,眼中恰到好处的流露出一丝惊艳的神色,脸上挂起一丝迷人的微笑,说道。「是啊,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杨佟甜甜的笑道:「这是李莺莺,我的好姐妹欧,莺莺,你面前的这个大帅哥可是很有名的天才欧,除了英语,还懂法语,钢琴弹得一级棒,最厉害的就是炒股票,人称小金手指。」「杨佟,你别在这里捧我了。」白子飞淡淡的笑着说道,眼中却恰到好处的流露出一丝自信和得意:「你好,李小姐,很高兴认识你。」说着,白子飞伸出手,轻轻的握了一下李莺莺的小手,淡然笑道,身上散发出一种高贵而迷人的气息。「你,你好。」李莺莺脸上露出一丝紧张和不安,低着头,松开白子飞的手后,双手有点不知道放在哪里的感觉,说道。青涩的苹果……呃,等到熟透了,还不知道夸张到什么程度啊……白子飞微微一笑,胸中涌起一股冲动,恨不得撕开面前这巨乳萝莉的衣服,狠狠地摧残一下那一对硕大的大奶子。冷静点,别坏了事了。白子飞轻轻的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冲动,同时将魅惑术催动到极点,不止一举一动,就连声音里似乎也带上了一股魅惑的感觉。「李小姐,你是第一次到这种场合吧。」白子飞微笑着轻声说道。「恩,是啊,所以你可不要欺负我们的莺莺啊。」一边的杨佟脸上挂着甜蜜的笑容,想到把身边的小美人送上自己主人的床后白子飞所许下的诺言,身体就好似被火焰蒸烤一般,下体不断传来一阵阵难耐的酥痒,肉缝里似乎也渗出一缕晶莹的液体,话音也愈发甜蜜起来。「哈哈。」白子飞发出两声轻笑声,曾经无数次在杨佟健康美丽的身体上驰骋的他当然知道杨佟为什么会发出这种声音:「杨姐说笑了,对了,不知道我是否有幸,能够过一会儿请李小姐跳第一支舞呢?」「啊?这……」李莺莺紧张的满脸通红,忐忑不安的看着地面,女性的矜持让她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却听到一边的杨佟轻声怂恿道:「莺莺,你要是不讨厌他就答应吧,在这里邀请跳舞是一种很正常的社交行为,没什么的。」「呃,可是,我不会跳啊。」李莺莺脸涨得通红,眼睛下意识的左右瞟来瞟去,双手在身前交握,那一对硕大的奶子被她双臂挤在一起,构成一条深深地乳沟。「那,还真是遗憾哪。」白子飞摸着鼻子轻笑起来,心中却暗骂着:好个小婊子,当我没有你的资料么,不会?糊弄谁呢?不跳交谊舞就准备给老子跳脱衣舞吧。李莺莺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她对眼前这个颇有魅力的男子也是颇有好感,但是她始终还是有些腼腆,想到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抱在怀里,她脸上就火辣辣的。不过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要不了多久,她就会赤裸裸的被这个陌生的男人压在身下肆意玩弄。「小飞!」就在白子飞和杨佟聊得正开心,而李莺莺也渐渐丢掉了羞涩的时候,身后一个柔柔的声音,白子飞扭头看时,却是孙娴,不知何时换了一件紫色晚礼裙,脸上挂着甜蜜的笑容,娉娉婷婷的向白子飞走来,带起一路或垂涎,或贪婪,或嫉恨的目光。「孙阿姨。」白子飞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小馨呢?」一边的李莺莺却感到一丝与之前那种淡淡的微笑不同的感觉,她感到当面前的这个男子笑出来的时候,胸中随之一爽,好像什么烦恼都随之消散了似的。小馨,是他喜欢的女孩么?李莺莺看了一眼将自己小手放进白子飞大手里,一双水汪汪的美眸里满是柔情蜜意的孙雨馨,心中莫名的升起一丝酸意。「还在上面呢,得等切蛋糕的时候才下来啊,和阿姨呆一会不好么?」孙娴笑得很温柔,看向白子飞的时候眼中还露出一丝驯服,递给白子飞一杯红酒,用只有白子飞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主人,这就是你今天的目标么,很不错的小美人啊。」说着,眼睛还瞟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李莺莺。「还有一个哦。」白子飞轻轻的笑着,一边应付着孙娴之前的问话,一边用眼睛看向被几个脑满肠肥的男子围在中间的苏影怜,黑色双眸的深处闪动着一点欲望的火焰,随即便被他很好的隐藏了起来。「苏影怜?」孙娴笑嘻嘻的说道:「李大川的妻子,天昊集团的部门经理,李宇的继母,不过貌似她这个继母比自己的儿子还小一岁呢,主人是想透过她来掌握海宇集团么?」「不错。」白子飞依旧是那种礼貌的微笑,不断地和路过的人们打着招呼:「海宇和周家相辅相成,没有了周家,海宇就没有政治上的支持,没有了海宇,周家也就断了经济来源,而且周跃川那个老王八蛋肯定接着海宇的势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只要掌握了这个女人,要周跃川下台就有可能了。」「那李莺莺那个小美人呢?」「她?她不过是个精彩的玩物罢了。」白子飞轻笑道:「等到时机一到,我会在李大川和李宇那两个狗娘养的面前好好玩玩这“祖孙”三个美人。」「可是,主人,你不是想要对付周川么,为什么一直在对付李家呢?不会打草惊蛇么?」「不错,如果是我们出手对付的话,的确会让周跃川那条老狗注意到我们,但也只是我们出手的话,才会让他注意到我们,不是么?」白子飞冷笑一声,话音里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恨意。我要你看着所有和你有关的人和物,一点一点的崩溃……「主人,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先过去了。」又过了一会儿,孙娴看了看时间之后,笑着说道:「今天晚上享用那两个骚货的时候,可以叫上我么?」「嗯,过一会儿记得和李大川的老婆搭搭关系,等晚宴结束以后,把她留在这里,晚上我要好好的享受一下李大川那个老乌龟的女人,至于李莺莺那个小美人。」白子飞脸上挂着一幅淡淡的微笑,静静地看了不远处和杨佟站在一起的:「我会好好招待她的。」「是的,主人。」孙娴温柔的笑着说道,举止间带着一股高贵的气息,冲着白子飞微微一笑,转身向楼上走去。过了一会儿,大厅里突然响起一阵音乐,将原本有些熙熙攘攘的讲话声压了下去,众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通往二楼的楼梯。「好漂亮。」「好美。」随着一脸羞涩微笑的孙雨馨款款的从黑暗中走出来,人群中突然响起一阵惊讶的吸气声,即使是白子飞也是微微睁大了眼睛,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嘴里不由得喃喃道:「真的好美。」只见孙雨馨穿着一身鹅黄色的长裙,头上戴着一顶头冠,雪白的粉颈上挂着一串明晃晃的项链,修长的玉腿偶尔从长裙的下摆中露出,不断勾起在场雄性生物的欲火,优雅大方的从二楼走下来,明艳的脸蛋上挂着甜甜的笑容,黑珍珠般的双眸里波光流动,勾魂摄魄。「真的好美。」虽然已经无数次享用过这具美丽迷人的肉体,但是白子飞在看到孙雨馨的那一刻,还是感到心神似乎都被正款款的从楼上走下来的丽人所吸引住了。「杨姐姐,她真的好漂亮啊。」由于曾经无数次玩弄过这具美丽肉体的缘故,白子飞最早就拜托了孙雨馨的影响,就在这时,他听到不远处李莺莺有点羡艳的话音,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悄没声的向李莺莺和杨佟走去。「现在,我们有请今天的寿星来切蛋糕。」台上,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男子举着话筒说道。「李莺莺小姐。」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台上的时候,白子飞充满魅惑的声音在李莺莺身后响起,引得李莺莺有点好奇的转过头,只看到一双黑得无比幽深的眸子,闪动着诡异的光芒……「这就是苏影怜么?」宴会之后,白子飞怀里抱着柔顺驯服的李莺莺,看着单向玻璃对面的苏影怜,得意的笑着对孙雨馨说道:「来吧,把她也带来吧,让我把她从李大川那个王八蛋胯下解救出来吧。」「是,主人。」孙雨馨微微一笑,推开门,带着白子飞走进去,而李莺莺却是被留在了原来的那个小屋子里。「哟,这不是我们的小寿星么?」看到走进来的孙雨馨和白子飞,苏影怜脸上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这位,就是我们小寿星的小相公了吧。」「苏阿姨,你说什么呢……」孙雨馨嘟着嘴娇嗔道:「他要做我的相公,还有一段距离呢。」「奥……只是还有一段距离啊。」苏影怜脸上笑容更盛,笑道。没想到孙家大小姐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看起来感情还很不错的样子,这件事可以给大川说说看,或者可以有什么收获呢。不过不知道孙娴这次刻意讨好我到底是为了什么,竟然还把我留下来了,真是没想到。可是到现在也没说什么有用的事情,口风还真是够紧的啊。难道,是为了这个男孩,她是想告诉我这个男孩是她的女婿,可为什么,没道理啊。苏影怜脸上笑着,心里却已经转过了无数个念头。「怎么了,影怜?」这时,一个带着几分磁性的男声突然在她耳边响起。「没什么。」听到问话声,苏影怜立刻从思考中清醒过来,下意识的答道,话音一落,她这才反应过来。他叫我什么?影怜?他不是孙家大小姐的男朋友么?第一次见面,他怎么可以这么叫我?太没教养了吧。苏影怜带着几分愠怒的转过头,却发现自己那柔软纤细的纤腰已经被对方紧紧地搂住,一双完全变成黑色的瞳孔死死的盯住了她的眼睛,一霎间,苏影怜好像彻底失去了对自己思维的控制。「主人……」没过一会儿,双眼失去焦距的苏影怜丰满的双唇里喃喃的说出白子飞想要的话语。「啊……」就在白子飞大喜过望,正想扒掉苏影怜薄薄的晚礼服,将这熟妇骑在胯下好好蹂躏一翻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声,顿时吓了他一跳。「怎么了,叫什么!」白子飞扭头一看,却发现是孙娴,正抱着头,痛苦的喊叫着,一边的杨佟和孙雨馨有些束手无策的站在旁边,不由大恼,冷喝道。「主人,刚才在您调教那个女人的时候,似乎她就有点不对。」一边的孙雨馨有点着急的说道,母女连心,看到自己的母亲痛苦的抱着头,蹲在地上,孙雨馨也是心急如焚,美丽的俏脸上满是慌张。怎么回事。白子飞皱着眉头看着身体不断颤抖着的美妇,心里的欲望刚才一下子被消去了七八成,放开怀里熟透了的妇人,慢慢地走向孙娴。「你怎……」就在白子飞想跟孙娴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孙娴突然猛地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他,眼睛里充满了种种复杂的感情,仇恨,愤怒,怨恨,后悔,绝望,恼火,羞怒,悲伤,痛苦……种种负面情绪全都从那双眸子里流露出来。「白子飞……好你个白子飞……白……子……飞……」好一会儿,孙娴慢慢地站起来,美丽的眸子里只剩下一种刻骨的仇恨,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男人:「你竟然控制了我,还让我做那种无耻的事情,你,你,你好,你真的很好……」说到最后,孙娴已是语无伦次,而对面的白子飞已经彻底傻了。这个女人,清醒了……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