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落红
落红
我叫阿庆,今年十六岁。第一次见到小霜,是在某家补习班里。她就坐我前面。没多久,这位朴实单纯的美少女就被我给诱惑了。在半就半推、失去了理智的情况下,小霜把生平的第一次交了给我。

那天傍晚,补习班一完,我便拖着小霜,溜到了这落破旧神庙的後院荒园里来,偷尝着禁果。我把她紧紧凑压在假山後的乾草丛上,两手抓着她的内裤边缘,慢慢的把它褪下到小腿来。

『我期待好久的这一刻到来了!』我心想,低头抚摸着小霜膨松柔软的长发和那张圆滑可爱的脸蛋,一边感动的揉搓着她小穴的裂缝和它四周围的嫩圈阴毛。小霜的淫水竟好像喷泉似的直流…

我的骄傲实在硬得受不了,我急速地把自己的长裤给脱下,露出那已被撑住得高挺的肉色子弹型内裤!我顽皮地以双手握着小霜的头,叫她看着那儿。她不好意思的报以会心的一笑,用右手轻轻地动了它一下,又赶紧缩了回去。

小霜温柔矜歭的动作,令我兴奋地命令她将我的内裤脱下。妈的!小霜紧张得过分用力,内裤一阵的压力揉擦在我的龟头上,我不禁从喉头发出声音。

「呃…啊…啊…」害得我一阵的激动。

小霜好不容易将我性感的内裤脱下,大老二就在她面前蹦出来,还将尖端的淫液少许喷在她脸上。小霜的脸似乎有点惊愕,我想这是她对我『那一根』的赞美吧!

这时的感觉一阵心酥,我的小弟弟也不安分地随着心跳一阵阵地不停的跳动着。我叫小霜去含它,却又不让她含着。就好像是在快渴死的人的面前摆着一大盆冰水,却还不许他去喝水的感觉!

还好小霜的惊愕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地,她抱牢着我的屁股,一口含着我的宝贝。她开始缓缓地舔弄着我的马眼尖端!就好像在舔冰淇淋似的。这刺激实在是太大了!让我不得不将头往後仰,呻吟着。

「呃…爽…爽…好爽啊,我的好妹妹!」

小霜接着将我宝贝的根部轻握住,用嘴将整颗涨红的龟头含进嘴中,开始不停的在红唇中来回抽送着。

「啊啊…爽…爽…小…小霜,太…爽了…啊…啊!」我差点爽晕了过去,全身只靠薄弱的意识在支撑着!小霜似乎也已陶醉在口交的愉悦中,连双眼也闭上了,享受着这一切!

这可是小霜头一回口交啊!怎麽会弄的这样的顺手呢着难道说女生天生的就对口交就特有艺能吗着也能感性的享受着吗着我当然不可能思索着这些问题,快感很快的就将这一瞬间的思考给淹没了!

这时,小霜已经完全用嘴巴接受我的大老二,我亦只能含糊地发出意识不清的声音!

此时,小霜卖力地吸吮着我的宝贝,身体狂野地前後摇动,嘴里还不时发出『滋滋』的抽送声。我则熟练的将我俩的上衣都脱个清光,让全身淋漓的汗水,散发在燥热的空气中!

「小…小霜…好…好棒…啊!」我好不容易拼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唔…唔…唔…」她似乎听到我的鼓励,小嘴箍得更紧了!

我低头看着小霜,因为剧烈的摆动,她美丽的头发散在空中,脸颊也红红的,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般,可爱极了!我下意识地一手抚摸着她的长发,一手握住她摇动的肉球!

「喔…太…太棒了!小霜…好舒…舒服啊!』我的手继续回报她的身体,双手粗暴的拉扯掉小霜的奶罩,以拇指合食指轻巧地揉捏着她发涨的乳头!

小霜也开始疯狂了。她接着向我的肉袋进攻,我只感到灼热湿润的舌头,在我的肉袋下滑来游去。突然小霜用嘴吸住一个蛋蛋,拚命的吸吮着!「喔…啊…啊啊…不行了!』我叫了一声,全身失去力量,差点就跌坐在地上!我忍不住了!真的忍不住了!

我粗暴地拉着小霜的头发,把她拉到我面前。只见她双眼微闭,脸颊晕红,充满淫液的嘴角还不断缓缓地在喘息着,实在是太迷人了!

我不分由说、也不忌讳自己的淫秽物,将燥热的烈唇吻上她湿润的嘴上!『嘤!』的一声,小霜就狂野地抱住我的头,疯狂地相互地追逐着彼此的舌头!两具裸露的身躯就像是两条蛇般缠绕在一起!

小霜的两颗肉球压在我的胸膛,温柔地按摩着。汗水、淫水,早就分不清了!全身感受着这温柔的接触…

「嗯…嗯…」就在我们疯狂地接吻着,小霜的双手几乎陷入了我的背肌,我一步步地将她趴到草丛上!

「噗!呼…呼…」我们黏在一起的嘴终於分开了。小霜和我都大声地喘息着,就像潜水过久突然浮出水面的感觉!

「呼呼…呼呼…」我按着小霜的双手,她丝毫没有抵抗,只是半开着媚眼望着我、喘息着!

我的老二暴出青筋,涨成紫红色的龟头早就蠢蠢欲动,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将小霜的双腿分开。啊!好一付迷人的景象。涨红的阴唇早就泛滥成灾了。然而我无心欣赏这美丽的景像,只想插进去。对!插进去!插进去!

我颤抖地握着阴茎的根部,小心地对准小霜两腿的之间,在她中央洞口间触弄着。

「啊…快…呼呼…快进来啊…快一点…呼呼…」小霜忍不住地出声鼓励着!

妈的小婊子,我何尝不想快点刺入呢着试瞄後,我用尽全身的力量挺进…『滋!』一声!整根没入!「啊啊…啊…太棒了!太爽了!」

「啊…啊…呜…喔喔…」小霜似乎受着极大的刺激,整个头部往後仰并不停的摆动着!

「啊…啊啊…啊…好…好爽…啊啊…」人家所常说的轻飘飘感觉大概就是在描写现在的感觉吧着「啊…呼…小霜…好爽…啊…」

我的老二被小霜的蜜肉整个包围住,温柔地摩着我的整根宝贝!

「呃啊…小霜…我的好妹妹…啊啊…你的小妹妹…摩擦得…我…我的小弟弟…好…好爽啊…』这感觉,好像魂都快被吸出来似的!

「我…啊…我也…被你弄…弄…得好爽…』小霜断断续续地叫着!

「阿庆…庆…你…插得…我好…奇怪…啊啊啊…好棒啊…我…我要…死了…爽爽…』小霜一边喘息一边浪叫着!

一听到她的淫叫声,感觉好像我的老二又暴涨两寸!我忍住一阵阵袭来的快感,伸手握住了小霜的一对大肉球玩弄了起来「啊…啊啊…」我下身亦不闲下来,正慢慢的抽插着!这画面实在是太刺激了!我正在干着一个绝色美处女!

「啊…啊啊…我…我怎麽了着怎麽搞的…啊…你的…阴茎…啊不…是大鸡巴…插…插得我…我…好爽…爽…喔喔…喔喔…」小霜越叫越忘情。真不敢想像这些话是从平常温柔有气质的嘴里说出来的!听在心里,让我有一种优越感!

「啊…快…再快一点…对…喔…插…插烂我吧!啊…』小霜越叫越起劲,我也越干越有劲!

「呜…啊…我要死了…阿庆…你…你好厉害啊…啊啊…」小霜疯狂地摇摆着身体。「受不了…啊!干我…阿庆…用力干我…」

我一阵爽到心里的感觉,差点射出来!强忍住射出的快感,马上拔出了阴茎,竟看见游游血丝正从小霜阴户处流出。

「啊…不…不要停!别停下来啊!别走…」小霜渴求着。

「我怎会舍得走呢着来!小霜…坐到我身上!」说着我就躺平,让小霜移动娇瘦的身躯,自己坐到我的阴茎正上方来。

小霜一手撑着身体、一手扶着我的大老二,对准她的小妹妹,小心地坐下,把它含入那温暖的滑穴里。

「嗯…呜呜…」当龟头没入时,小霜发出了一声叹息!深怕承受不了太大的刺激,她小心翼翼地上下推行着。看着小霜眉头微蹙,舌头舔着上嘴唇,好像在忍耐着极大的痛苦、又像在享受着极大的快感。

看着小霜这样,我不禁有点激动。

「啊…嗯嗯嗯…」终於我的大老二总算机械化的进进出出小霜的温柔乡。她则一直喘着气,似乎是正欲开发一件伟大的工程!

这时,我的大鸡巴已深深地没入在小霜的阴道中!她慢慢地上下套动着、不停地抽送着。「啊…顶…得好深…哪!呜…呜…」小霜的一对巨波也随着她的动作而摇晃起来!

一上一下的好像是两颗大皮球般,太美了!我伸手握住它,享受着细腻滑溜的触感!小霜一手拨着头发,一手揉着另一个肉弹。「嗯…嗯嗯…喔…阿庆…庆…喔…喔喔…」

下半身一阵阵被包围的快感,让我的喘息益发混浊「呼呼…小霜啊!你真的好美…真美啊…」

小霜的动作越来越快,「啪叽…啪叽…」身体下部也发出冲击着淫水的声音,空气中散发出令人兴奋的味道。

「呼…呜…快…快…小霜…」

「啊啊…庆…庆哥哥…我…我快…要死了…」小霜动作越来越快!

我俩身上流下了不知多少的汗水!两人都湿透了!两只黏涕涕的肉虫紧贴在一起。湿湿软软紧紧的,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推着我的屁股用力的插入小霜的小穴穴。

「轻…轻一点啊!喔…喔…慢一点…啊…」

在树叶子筛过的月光中看起来,小霜的脸孔竟有一点歪曲。也许是经血提供了润滑,也提供了她高昂的性慾。小霜的呻吟在废弃的建筑里圈圈绕绕的传送着。

我这时已近高潮了,马上坐起身来,反把小霜推躺在地上,疯狂的往她阴道里抽插着。她卷曲的内裤,正在那白析析、高高抬起的右小腿之上,数着激情的节拍。

是激素在做怪吧!我想…不然,脑子里怎会一片浓浊的晕炫着然而,挺硬的宝贝却一下比一下更深入地、更狂野地,钻入那个血糊糊的小嫩穴中抽送着。

「别…别…急啦!…你顶得太重了…我…我好…好刺激…啊…啊…」小霜忘情的进入了爽境,喊得越来越大声。

我不由自主起来,越冲越猛、越来越快!

「喔…喔…你别啦…啊…啊啊啊…」小霜抖着,下半身属於另一个时空的战栗。她紧紧的抱死我,贴紧紧的,好像在抱住逝去的什麽!

「庆…我…我要…要出来了…啊…不行了!啊…」

「呜…小霜…我也…我也受不了…」

「啊!啊!我…嗯…我完了…啊…泄了…泄了…」小霜身体一震,突然之间绷得好紧,阴户紧缩的扣着我的宝贝!

小霜的阴道好像有一股吸力般,吸得我混身都酸麻起来!当小霜一阵颤抖之际,我感觉一股热流从我大老二涌出!「啊啊…完了…啊啊…
来了…来了…嗯嗯嗯…」

我大声地喊着了几声,急忙将欲爆发的老二抽出,抓起小霜的头,把它塞到她嘴里!这时我才把一股一股浓浓的阳精『噗滋!噗唧!』地射到小霜小小的嘴中,也不晓得喷射了几次,一直到小霜的脸布满了我的精液!

我感到一阵一阵登峰造极,渐渐地,只剩剧烈的喘息声,然後整个人瘫在小霜身上深呼吸着。

我抱着小霜,荒园里只剩我们厚重的喘息声…

「阿庆,我不是处女了!嗯…不过,还不错…第一次这样…没想像中辛苦!我…我感到很温馨…」小霜轻声说着,一边以手指抹擦着她大腿间的丝丝血迹。

「是吗着那很好…」我没多说些什麽,只是不停的怃揉着小霜的粉红奶头,闭起双眼来。

也不知这样躺了有多久,我才缓缓爬起身来。

「用手巾洗擦一下好了。你看,大腿间都是血迹,怪可怕的!」我轻微的以自己的手巾,为小霜抹擦去血迹,心头里竟然有一种把一切都洗去的心情…

小霜亦默默地把一切清理一下。帮我穿好衣裤、袜子、鞋子…此时,她抑挹的忧郁从面部幽幽的冒出来。

我看着小霜,该说什麽呢着这个相识不满一个月的少女,我怎麽就…

小霜她从没拒绝过我什麽。从牵手、亲吻、到爱抚,接触她身体的面积越来越大,跑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现在却又被我开了苞…

送小霜回家後,我决定到顶楼去,让风吹一下混乱的思潮。


【全文完】